(独家)老师的秘密by不死鸟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0-11 12:02

《老师的秘密》是作者“不死鸟”写的一篇都市言情小说,小说讲述了一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学生吴峰与最没有底限的美女老师楚雨然之间的情感故事。

老师的秘密by不死鸟在线阅读

第1章

语文老师楚雨然是我见过最,最没有底限的一个美女老师。

她是我们学校有名的三大师花,平时冷冰冰的,在学校里的时候学生跟她打招呼,她都不带点头的。

上课更是动不动就对学生动手,尤其是男学生,经常脸都被打肿。暗地里我们都叫她母老虎。

不过她长的实在是太漂亮了,经常在上课的时候穿着短裙子,黑色丝袜包裹着,简直跟网络上那些极品美女图片一样。

所以我经常在上课时候偷看她的腿,至于上身的事业线,虽然也很伟岸和漂亮,但我根本就没有心情看,因为那里被她穿着的职业套装包着,让它们失去了原本应有的女人味。

这天上课,我正出神的盯着她的两条长腿,突然感觉胳膊被碰了一下,我身旁的基友王健健对我神秘的猥琐一笑,示意我低下头。

居然耽误我看美女老师,我烦躁的摆了摆手,让他一边玩蛋去。没想到这货不识好歹,又拉了拉我,兴奋的对我一笑,低声说道:“给你看样好东西,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我这才稍稍低下头朝着他示意的方向看去。

不过我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目光了,只见王健健此时手里拿着的是他的手机,手机屏幕上是我们班主任的照片。

如果只是普通的照片也就算了,可这个角度,明显是偷拍到的,楚雨然的美腿被完美拍了下来。

他手指在屏幕上往右滑动了一下,照片立马切换成了另外一张。新照还是楚雨然的美照,不过这次是另外一个姿势,看起来非常的火爆。

我当即兴奋了起来,伸手就去抓他的手机,同时对他说道:“靠,你也太胆大了,课堂上居然偷拍班主任,活腻歪了吧,给我批判一下。”

“嘿嘿,这是别的女同学发给我的,别急,我传给你。”健健对我露出了个你懂的表情,随后让我把自己的手机拿出来。

不一会儿,他就把里面的照片全部传给了我。我捣鼓了一阵,当我看到健健传给我的最后一张照片的时候,我顿时惊为天人。

尼玛,班主任是真啊,居然用手摸自己的那里。而且脸上还露出饥渴的表情。

等等,她后面是什么?如家?

我心里一震,这张照片给了我很大的震撼,很明显这不是在学校里拍的,后面的背影是如家宾馆,而班主任的身旁,还挽着一个老头子的胳膊。

这个老头子都快七十岁了,我一看就认出了,他就是我们的校长!

呵呵,要是让别的男同学知道自己一直yy的美女班主任,已经被一个七十岁的老头玩了的话,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想。

怪不得班主任年纪轻轻,就一下子从一个普通的音乐老师,晋升为语文老师,又成功升到班主任,这在我们学校晋升的速度,和其它老师比起来已经如同坐火箭一样。

要说她跟我们校长没关系,打死我都不信。

尽管如此,我还是一一把楚雨然的照片全部保存了起来,她实在是太漂亮了,这些照片扔了也是浪费,还不如做壁纸呢。

我在看手机的时候,健健用手肘碰了碰我,示意我小心点,但我由于太出神了,并没有当回事。

突然,我背后传来一声大叫:“报告!”

我被惊了一下,连忙转过身,只见我们班的刘华站了起来。

刘华是学校里出了名的混子,是我们班班花的追求者,在学校里很多同学都怕他。平日里不务正业,经常给一些漂亮女同学写情书。

我也给我们班花写过情书,所以虽然和刘华没什么过节,但刘华对我一直不顺眼。

我心里一紧,感觉有些不对劲。

楚雨然冷冷的向他看去,示意他说。

刘华得意的向我这儿看了一眼,随后抬手指向我说:“老师,刚刚我看到吴峰在玩手机。”

糟糕!

我顿时慌的一比,我们这个班级管理的比较松,就算知道在玩手机,被收拾一顿也就算了,可我此时正翻着班主任的性感私照呢,要是被他看到,后果不堪设想!

同时我也恼火不已,连忙站起来大声说道:“老师,我根本就没玩手机,他在诬陷我!”

不管有没有犯错,气势要足,所以我中气十足的大喊,楚雨然将信将疑,我甚至看到旁边坐着的王健健都对我露出佩服的目光了。

然而意外来的总是太突然,我由于站的时候太过慌张,手机被我往书桌里胡乱一塞就起了身,所以身体不小心碰到了我的手机,顿时,我手机扑通一声,被我碰的掉到地上了。

嘎……

我脸上的表情别提多精彩了,跟吃了马蜂窝一样。

楚雨然面无表情,一身冷艳气质走到我身边,轻轻弯腰拾起了我的手机。

随后她拿起我的手机看了一眼,当时我就心说完蛋了,因为直到现在,我手机的屏幕还没有熄灭,上面是关于她的一张大尺度私房照。

楚雨然冷艳的气质顿时一变,原本牛奶一样的脸蛋瞬间红了红,我当然不会煞笔的认为她是害羞,所以脸红。

果然,她用一种死人的目光横了我一眼,随后手一伸,抓住了我的耳朵。

“啊……”我惨叫了一声,被她抓着耳朵,生生拽到了座位外面。

我身侧的王健健连忙往前趴了趴,这时候他老实的跟鹌鹑一样,似乎生怕这件事情会波及到她。

举报我的刘华,也兴灾乐祸的目送我。

到了讲台上,楚雨然把我往旁边一推,随后拿着桌上的教案,便往我脸上拍了一下。

“上课不好好学习,学人家玩手机,吴峰你好样的!”

她似乎被气到了,抬脚就蹬我一脚,裙子都被拉开一道大口了,我被蹬的时候,看到边缘的两个男同学直勾勾的顺着她的裙口看。

我心里很不爽.

我在讲台挨打,灰头土脸的,可福利都被你们看了,凭什么!

我一咬牙,身体挪动了一下,挡住了那两个男生的视线。

第2章

这时楚雨然又把我的手机拿到我面前,伸手指着屏幕,气的直发抖:“说,你是从哪里拍的这么漂亮的女生照片?”

我倒!楚雨然简直太虚伪了,她看不出来这就是她自己的照片吗?还说这么漂亮的女生照片,夸给谁听呢!

我咬牙没说话,她就拿着教案在我头上跟敲木鱼一样敲个不停,一边敲一边对我说:“我让你说话,啊?你是聋了还是哑了,你倒是说啊!”

尼玛,好歹我也算是个成年人了,当着全班同学的这么打我,让我太没面子了!

挨了几巴掌,虽然她是班主任,但我也很不爽。

我一咬牙,她不是没点名照片上的人是她吗?于是我对她说道:“对不起老师,那个女生实在是太漂亮太美了,怪只怪她太漂亮,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

楚雨然身体一顿,随即又给了我一巴掌,不过她并没有再继续打我,而是冷酷的说:“照片上的人漂亮不假,那你也不应该偷拍人家,看你这么诚实的份上,我就不喊你家长了,手机没收,你回去好好反省反省。”

“啊?”那可是我苦苦央求了几个月,老妈才愿意给我买的新手机,还没玩几天,就被没收,这是何等的卧糟。

“啊什么啊,快滚回去吧。”

我顿时如丧考妣,垂头丧气的回了自己的座位,刘华很嚣张看着我,似乎在等着我去找他麻烦一样。

不过此时我心里根本就没把他放在心里,满脑子是怎么把手机给要回来。

我几乎刚一回到座位,王健健就兴奋的对我说:“吴哥666,当面这么夸咱们班主任,也是没谁了。”

我瞪他一眼,让他闭嘴。

不行!新手机就这么被没收了,她都没有说到最后还还不还我,如果她不还我,那我找谁哭去!

必须想办法要回来,所以下课以后,我想到了一个铤而走险的办法。

我对王健健说:“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

王健健问我干啥,我面无表情的说办点事,上课就还你。

他可能还以为我是想打电话联系人,找刘华的麻烦,犹豫了一下,就把手机递给我了。

我拿到手机,当既就往班主任的办公室走去,这会儿楚雨然应该还在办公室呢。

等到了办公室门口,果然就见楚雨然此时正趴在办公桌上面写着文案。

而当我走到里面以后,才惊讶的发现,我们的班花张文娟居然也在这儿。

没想到她也在这里,我的目光忍不住在她身上多看了她几眼,不过她发现我,同时知道我在盯着她看的时候,顿时撇了撇嘴,别过脸装作没有看到我。

本来我看着她的时候就希望能引起她的注意,说不定她会对我刮目相看,或者跟我来电了呢?

不过见她对我这种不屑的态度,让我心里挺难受的,所以我没再看她。

我转头对楚雨然叫了一声老师。

她微微抬起头,用疑惑的目光看向我,我一咬牙,有些结巴的对她说能不能把手机还给我。

当我说出这句话后,张文娟顿时很惊讶的看向我。

我感受到她的目光,心里挺激动的,不过由于她刚刚对我露出不屑的目光,我也故意把她当成了空气。

这时楚雨然听到的话,她刷的一声站起身,抬手就在我脑袋上拍了一下,并且很严厉的说手机拿回去就不要想了,快给我滚出去。

我咬牙没说话,当然也没有按照她的意思离开。

楚雨然又严厉的说道:“嗯?不走是吧?学习成绩班级倒数第一,人家刘华都比你的成绩好,你还好意思跟我要手机?成绩差也就算了,还学人家扰女同学。张文娟在整个年级都是数一数二的,那是你能比得了的吗?谁给你的胆子扰她的?”

我顿时尴尬的一比,心里却很不服气,刘华在班里的人缘不错,因为他为人高调,所以逢考必抄,而我冰清玉洁,根本就不屑于抄,如果我们两个公平竞争的话,还不知道谁会是倒数第一呢。

我尴尬的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张文娟,我结结巴巴的说:“老师我什么时候扰张文娟了。”

“男子汉大丈夫,做过的事情还不承认,我告诉你吴峰,别以为你上次把张文娟堵在女厕所里我不知道,这件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知不知道她那天哭了多久?”

楚雨然似乎很气愤,抬手又在我脑袋上来了一下。在她打我的时候,张文娟用很痛快的目光看向我,仿佛我被打让她很舒服一样。

等我看向她,她就故意离我远了一点。

我知道她是学霸,根本就看不起我们这些差生,躲避我就跟躲避瘟疫一样。

我心里一疼,咬牙说:“老师真的没那回事,我根本就没有喜欢张文娟,而且我很讨厌她。我为什么要把她堵厕所里!”

张文娟似乎想不到我会直接说出自己讨厌她,脸色一白,小声说了个你字,随后她对楚雨然说老师我先走了。

但楚雨然立马拍了下桌子:“给我站住!”

张文娟本来就是个老实巴交的女生,平时胆子很小,这时被楚雨然一吼,连忙停住了身体,两手互相捏着,微微低头拐到了我身边,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一样。

楚雨然之前看到我手机里有她的私照,此时心里肯定烦的一比,她跟张文娟说话的时候,也的确是很不客气。

“你以为老师没收你的手机是在害你吗?你成绩好,不像一些差生,不能被一些电子垃圾吸引知道吧?老师说过等你们毕业,会把手机还给你们的,你觉得老师会在乎你一个破手机吗?”

尼玛,原来张文娟也是来要手机的,她的手机什么时候也被老师没收了?

此时校花给我的印象,就像本来一个伟光正的骑士,摇身一变,变成了个反派人物一样。没想到鼎鼎大名的校花,也会有偷玩手机被没收的一天。

第3章

倒是张文娟被楚雨然训斥的眼睛都红了,她委屈的低下头,恐怕楚雨然再说下去她就开始哭了。

不过听她这么训张文娟,我很是煞笔的在旁边接了一句:“老师,我是差生,不怕被电子垃圾吸引。”

楚雨然立马不客气的扇了我一脑瓜,原本她对张文娟的态度还算温和,对我说话的时候几乎是用吼出来的。

“你给我滚出去,手机你就别想要了,再跟我啰嗦就把你家长叫过来!”

随后她就很不客气的让我和张文娟都出去,以后不准再提手机的事情。

我犹豫了一下,站那没有离开,因为我在等张文娟离开,有些事情不能让张文娟知道。

只不过张文娟也不知道发什么神经,本来她是想老老实实的离开的,可见我杵在那儿不动,也不服气的跟我一块站着。

她不是瞧不上我吗?为什么现在还跟我站一块?你倒是走啊。

要是平时我肯定希望她在我身旁多呆一会儿,可现在我有正事要办,她反而跟我学着。

楚雨然见我们还不走,就让我快点滚出去,又让张文娟快点出去,手机的事以后再说。

尼玛待遇根本就不一样,为什么我是滚出去,她是走出去呢?

我心里一横,对楚雨然说:“老师,我有最后一个要求!”

楚雨然冷淡的说:“放吧。”

我顿时被气的不轻,哪有让自己学生说话,比作放的意思,这不是让我放屁吗?

不过我还是对她说道:“你看看我手机上的照片就知道了!”

“早看过了,你可以滚了。”

我连忙又说:“再看看,还有几张你没有发现。”

其实我的目的,就是让她看到自己被校长包养的如家照片,这样一来她就会知道我对她的情况很了解。等我有了她的把柄,她不就会对我好点了吗?

我之所以借用王健健的手机,本来是想要给班主任看看,可是我怕楚雨然一块给没收了,所以就没有拿出来。

楚雨然狐疑的拿出我的手机,等我解锁后,很快翻找到了那张如家照片。

楚雨然一把抢过我的手机,当她看到这张照片在后,脸上一紧,随后瞪向我,甩手就给了我一巴掌。

我能明显的看出,此时的她比刚刚紧张了。

原本我想说些什么的,但楚雨然的脸很快阴沉下来,她直接把手机塞回了抽屉,随后瞪着我说道:“吴峰你真是狗胆包天,连你班主任都敢威胁,现在给我滚出去,明天等着接受教务处处罚吧!”

卧糟,楚雨然一个女人,战斗力也太强了吧,我本来只是提醒她一下,结果惹火烧身了。

这种事可大可小,关键还看楚雨然,她要是一个怒火,直接把我开了都是小意思,我要是被开了的话,我爸妈非打死我不可。

我连忙解释:“老师,这些照片不是我拍的!”

“给我滚出去你听到没有!”

我想再解释什么,楚雨然很是大姐头的看了我一眼,意思很明显,手机是不可能拿回来了。

楚雨然之前还是我心目中的冰山女神,现在我得知了她可能被一个老头子包养,我对她那种单纯的喜欢,已经不复存在了。

所以她这么说我的时候我心里很不岔,又有些不甘。

但她不还给我,我总不能去抢吧?而且真正的威胁她,我也做不出来这种事啊。

我只好向外面走去,张文娟眼见没戏,连忙也跟在我屁股后面。

等我们两个走到门口的时候,楚雨然又对我们两个叫了声:“站住!”

都说不给了,还要让教务处处罚我,此时我心里正难过呢,所以我很是不高兴的转过了身。

结果没想到楚雨然手里拿着我的手机,往桌上一扔,对我冷冷的说道:“以后别再让我见到你在课堂上玩手机。”

我愣了愣,不是刚刚才说过手机不给我了吗?这变得也太快了吧。

肯定是因为她担心自己跟校长的事情被我说出去,怕别人知道她跟别人的事情,才把手机还给我的。

不过既然把手机还给我了,我也不傻,连忙过去拿手机。

我向楚雨然那儿走的时候,校花张文娟也激动的跟在我身边,当时我还有些纳闷,不过当我把手机揣进口袋以后,她就傻脸了。

她结结巴巴的说:“老,老师,我的呢……”

楚雨然顿时很不耐的说:“我不是说了吗,老师是为你好,你要明白老师的苦心,好了,你们先走吧!”

“啊,为什么他的你可以给他,我的……”

张文娟急的都快哭了,而且她还很是不服气的看着我。

楚雨然瞪她一眼,她立马心虚的低下头,我见势不妙,连忙遁走。

离开后我别提多激动了,手机失而复得,我想不是谁都能理解我这种心情的。

整个下午我都正襟危坐,装作很认真学习的样子,实际上下午根本就没有楚雨然的课,就算我再怎么装,她也看不到。

这中间张文娟回来的时候,她恨恨的向我这儿看了一眼,而我装作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样子。

直到快放学,我才敢拿出手机,因为我还想看看老师的私房照。只不过我摆弄了一会儿,却发现手机因为电量过低而关机了,这让我有点纳闷,今天我可是才充的电,被楚雨然没收以后,都没怎么用过,为什么会关机?

王健健书桌里就有个充电宝,我毫不客气的从他书桌里拿出来,屏幕很快点亮。

不过当我看到锁屏背景的时候,我顿时眼珠子瞪的大大的。

尼玛,这手机好像不是我的啊!为什么屏幕上是张文娟的照照?

糟了,楚雨然似乎拿错手机了!

我试了下锁屏密码,和我的根本就不一样,这让我有些懵比。看来我手里的这部手机应该是张文娟的,没想到我们两个的手机居然一模一样,而且还都是全新的。

我突然想到之前在办公室的时候,张文娟见到楚雨然拿出手机的时候,她也激动的不成样子,怪不得,她一定是把这手机当成她的了!

怎么办?我是把手机还给张文娟,还是去找语文老师换一下?

第4章

事实上,这样的思想挣扎根本就没有持续多久。

确切来说,我下意识的行动已经战胜了我纠葛的内心。

鬼使神差地,我将那个不属于我的手机往书包里一丢,那动作再自然不过了,好像这手机本来就是我的一般。

接着,我将双手插到裤子两侧的口袋里,向一旁呆愣住的张文娟怒了努嘴巴,“之后你打算怎么办?看来那母夜叉暂时不会把手机还你了。”

此时此刻我感觉我的脸皮已经厚得堪比城墙了。但我估摸着,这种程度比起刘华还是差得甚远!

张文娟本来就是文文弱弱的学霸级姑娘,此时做出一副有些泫然欲泣的表情,断断续续地说:“那、那我能怎么办……只是,里面有很重要的东西。”

顿了顿,她登时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嘴似的,戛然止声,换了个话题,“那就只能等期末考之后拿了哎。”

等等,她刚才说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

有多重要?又是怎样的东西呢?至于让这个才貌双全的“校花女神”如此焦灼在意?

如果我说我不好奇,那百分百是骗人的!换做是平日里,我肯定会厚着脸皮追着问上一句——“是什么东西这么重要?”

但此时,我没问。因为,我的心里已经做了一个下意识的决定!

“嗯,那你就好好学习,继续刻苦攻读吧。说不定那母夜叉哪日心情一好就还你了。”

我耸了耸肩,一边随口安慰着,一边强装镇定大步迈开步子向校门口走去。

“哦。”她不冷不热应了一句。

不过,看她这反应,似乎是没有发现她的手机被我拿了。

此时已经距离放学过去了很长的时间。天色低垂,原来熙攘喧嚣的校园已经变得人丁零散。只有几个低年级的学生,做完了值日正并肩往校门口走。

我本想问问张文娟要不要我送她回家。

但下一秒我看到的场景,让我彻彻底底地觉得自己“想太多”!!

只见张文娟亦步亦趋地跟在我身后,中间隔着一大段距离,好像我身上有禽流感一般。我想,如果不是出校门只有这一条路,估计她早就绕道走了吧。

我心中一扫之前对她的憧憬与好感,只剩下一种挫败、无奈又有些愤怒的情绪。

不过,她这种举动本来就是再正常不过吧,毕竟她学习兼优、容颜惊艳,和我这种三教九流、不学无术又其貌不扬的学生之间,根本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但我还是比较礼貌地问了一句:“要不要我打的送你回家?”

“不用。”她并没直视我,淡淡地回答了一句。看起来心事重重。

此时的我有种“恨不得她早点打的离开”的冲动。因为,对于她手机里的秘密,太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了。

“我叼炸天的吴哥啊。你把手机拿来了没?有没有被楚雨然搞得缺胳膊断腿、断子绝孙?”

就在此时,校门口旁的樟树后蹿出一个黑漆漆的人影。

我给吓了一跳,但很快镇定了下来,一拳就往对方脸上招呼过去。

“去你的乌鸦嘴。王健健你真tm的是个名副其实的贱。躲在树后面干嘛,吓死你爹我了!”

身后不远处的张文娟见到我遇到了我的狐朋狗友,远远地绕着走开了。

“我这是关心你和你手机好吧?不要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王建建振振有词地说。

我在心中已经吐槽了他不下千百遍。

就他这个胆小如鼠的家伙还关心我。八成是担心手机里的事情牵扯到他的身上吧!

“好了好了,健健,我不和你扯这些。快告诉我,这附近哪里有手机店。”

我环顾四周没人在意我们俩,压低了声音附到王健健耳朵旁说。

“什么啊?去手机店?”王健健估计是没听清,一惊一乍地喊了出来。

我一记毛栗子往他头上盖去,“你耳聋吗?不能小声点?”

“你先说清楚你去手机店是要干嘛?上课的那下子摔坏了?”

我从书包里小心翼翼地掏出了那个不属于我的手机,放在王健健面前,耀武扬威般地晃了晃。

“猜猜这是谁的手机?”

“我真是要呵呵你一脸,这还不就是你小子的破机子啊?”王健健一脸嗤之以鼻。

“它的主人,是张文娟!!”

漫长而煎熬的两个小时。

我与王健健坐在手机维修店里的破沙发上几乎昏昏欲睡了。关于张文娟里的手机里会有怎样的秘密,我们已经讨论了不下百八十遍。

“美腿?”

“酥胸?”

“艳照?”

虽然我和王健健嘴上这么开着玩笑,但心里左思右想都不可能啊!像张文娟那文弱乖巧的小绵羊,和这些东西根本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在王健健嬉皮笑脸地说着:“会不会是丑到极点的自拍啊?”的时候,修手机的师傅推开了工作间的门,面色复杂的向我们走来。

“师傅,修好了啊。多少钱。”

我摸了摸空瘪瘪的钱包,心中一边暗暗祈祷别太昂贵,一边又按捺不住对手机里内容的好奇。

没想到,那个师傅抖了抖下巴上的肌肉,“你、你,我、我……这东西”支支吾吾半晌了,硬是没憋出两句话。

张健健不耐烦地催促道:“师傅你赶紧的啊,在结巴什么?难道解不开解屏的锁?”

那师傅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缓了缓神,开口:“你们俩位小兄弟,哪一位是这个手机的主人?跟我进来一下。”说着,神色严肃地拉开了工作间的门,指了指里面。

我与张健健面面相觑。

张健健给我使了个“放心吧”的眼神。但,我仍是满心惴惴不安,此时,一种不好的预感油然而生。、倏忽,我有些害怕知道手机里的答案了。

沉了沉气,我跟着师傅走了进去。

到底是怎样的东西,让这个见多识广、年近半百的老师傅如此紧张?

在昏暗狭窄的小工作间里,那个和我手机几乎一模一样的手机被放在工作台上。

只见亮起的屏幕上,几个赫然醒目的APP直刺我的双目——“紫色闺房直播”“桃爱论坛”。

更让我感到意外的是,短信里有一条这样的短信“今晚十一点半,老地方。不见,不散。”

下面还附上了一张清晰度极高的图片。

……这是!!!

我面色惨白,感觉嗓子被烈火炙烤般干哑。

那张图片上,一个外壳精致的木头箱子被微微敞开,里面是整整齐齐的十排人民币。

第5章

粗略一瞥,我感觉自己的心跳都快跃出了喉结,耳朵里充斥满“嘭咚嘭咚”的心跳声。我揉了揉眼,细细一看,登时,更大滴的冷汗顺着我的额角滑了下来。

这钱的数目,没有十万,也有八九万……

半晌,我才沙哑着嗓子问:“师傅,这短信是怎么回事啊?”

“小兄弟,你这么问,我可就犯愁了!我一解开手机的解锁密码,就看到了这条短信。你还问我怎么回事?我还想问问你呢。”

这话说得也有半分道理。

毕竟连我这个与张文娟朝夕相处的同学都没有想到,手机里会有这样的东西。更何况一个素不相识的解锁的师傅?

眼前的情况来不及再犹豫磨蹭,我一咬牙,心一横。只有这一个办法了!

“师傅,这些您都拿去!”我将钱包里为数不多的几张粉色老人头啪地一声,全摔在了桌子上。

“啊?”

乘修理师傅呆愣住的时候,我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机塞进了包里,压低了声音说:“老师傅,晚辈虽然愚钝,但也看出您是个明眼人,知道这里面做的是不干净的交易。不瞒您说,这是我与家兄的赌约,只是家事罢了。您就不要太放在心上了,毕竟条条框框的法律啊规则啊,都是死的。我们人啊,才是活的。”

话落,我指了指桌上的粉色钞票,朗声:“这些都是给您的辛苦费……”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王健健的大呼小叫声:“姓吴的,你死在里面了啊?半天都不出来?在里面蹲坑吗?”

“来了来了!这么啰嗦!”我随口应着,折身开门。

身后的老师傅根本不理会我的离去,而是抓起桌上的钞票,“一、二、三……”一边捻着口水点数目,一边贼兮兮地诡笑。

哎,这个世道就是如此吧,我如释重负叹了口气。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区区人类呢?

刚一推开门,王健健便鬼叫着扑了上来:“犊子,你终于肯出来了?我已经把外面营业员的大腿都拍了个遍,要看吗?”

后面那句话,声音不大也不小,却刚好让周围被拍的营业员全部听了去。顿时,无数锐利如刀的目光向我们刺来。

我的天。这王健健是真的骨子贱,还是脑子太蠢?

我一个哆嗦,“我们、我们先出去吧……”

因为一直呆在维修店里,我与张健健并没有觉察到时间的流逝。如今走到街头,才发觉现在已经是弦月高升、众星捧月的夜晚了。没有吃完饭的我,却一点都感觉不到饥饿。

“吴峰,你到底要不要看?你刚才进去磨蹭那么久,这段时间里,我拍了超多裙底风光呢。”

“还有,张文娟的手机到底有什么?”

“你小子傻了,不说话?”

说着,他的一双手在我面前挥了挥。这时我才反应过来,“啊,什么都没有啊。就是一些言情小说罢了,烂俗至极索然无趣!太让我失望了。”

此时的我,哪还有什么心情应付王健健,我的大脑里满是刚刚看到的内容。

手机里那些意料之外的内容,占据了我的整个脑海。

“算了算了。”王健健一副扫兴的模样,“修完手机,你还剩多少钱?上次说好请我抽芙蓉王的啊,你可别赖账!”

作为学生的我们,没有经济来源,平日里的花销开支都来自父母的零花钱。抽硬中、软中太过奢侈。于是,玉溪和芙蓉王成了我们的“上档次”消遣。

几周前,我好像的确答应王健健,要请他抽烟……

不过,现在那些都不重要了!

我将钱包打开,开口朝下倒了倒:“爸爸现在是身无分文了!”

与王健健在十字路口分别后,我一个人满怀心事地慢慢走回了家。没想到,一推开家门,老妈一扫帚就盖了过来。

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唠叨,“腿长长了,知道往外跑,到处撒野,却不知道回家?学习成绩那么差,也不用功,大学能考得上?我看啊,你以后就跟你爷爷一起在老家种田喂猪吧……”

“知道了知道了。”我掩着耳朵,烦躁不已地想躲回卧室。

关于这个手机里的秘密,我有太多太多的疑问需要去琢磨了!

一股大力扯住了我的手臂,老妈狠狠地拽住了我,“慢着,我们家的座机坏了。你把上次我给你买的手机拿出来,我要用下。”

我登时感觉大脑一片空白,张着嘴却发不出声。

……我没听错吧?

这手机压根不是我的啊,里面那些照片、短信、APP都没有删,万一被老妈看到了……我这半条命还有吗……

“可是……”我支支吾吾着,豆大的汗滴从我的额头滚落。

老妈双手一叉腰,气势昂昂地咆哮:“你干嘛?”

忽地,我灵机一动,理直气壮地大声说:“老妈,您要打电话给谁?我帮您拨!这手机真是越来越难用了,功能那么多,非常容易点错……”

我暗想:都说做贼心虚,我可不能表露出半分心虚啊!

在老妈赞赏的目光中,我手指颤抖地拨出了一串号码,再将手机递给老妈。

天知道这十分钟有多难熬!!!我光想,都可以想象出老妈把我碎尸万段的情景了……

十分钟后,在老妈赞赏不已的“儿子你越来越懂事了”的夸奖声中,我一边呵呵地傻笑,一边眼疾手快地抓着手机溜回卧室。

“呼——”我靠在卧室的房门上,身体顺着门板滑坐到地上。打开手机,荧荧亮着的屏幕上,那些颜色暧昧的APP再次映入眼帘。

我的脸烫得似乎灼烧起来,心脏也跳得飞速,几乎窒息。

我滑坐在冰凉凉的地板上,冰冷彻骨的触感让我登时清醒了不少。

这种清醒感让我下意识地掏出手机,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探究手机里面的秘密。

张文娟和这两个APP到底有怎样的瓜葛?

我浑身滚烫地盯着那两个颜色暧昧的APP快捷键,手指颤抖地点开了。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日式猫耳女仆的动态图,如果只是穿着普通女仆装的少女就也罢了。偏偏这女仆装被设计成——衣领低到几乎没有,裙子短到什么都遮不住!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