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七月劫by瞧见美人_慕容明月君七七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6 17:31

《七月劫》是由作者“瞧见美人”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她是黑暗中的一把利刃,他是黑夜中的王者...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故事呢?一起看看吧!

七月劫by瞧见美人_慕容明月君七七在线阅读

第一章 黑森林中的狼娃

阴冷的风吹动着密茂的树叶,阳光的照如却丝毫感觉不温暖,偶然的几声鸟叫显得格外萧条和阴冷,这就是让人闻风丧胆的黑森林。

嗷呜…

几声惨叫从黑森林传出,一个五岁的小小少年,拿着一把精致的弯刀利落的刺像周围的狼,身上的衣物已被狼抓破,身上一片片血迹,分不清是自己的还是狼的。

那少年手中抓着一只狼的尸体,冷傲的看着狼群,狼群嗷呜嗷呜的叫着不敢进攻,狼血从匕首一滴滴滴下,显得格外刺眼。

嗷呜~

嗷呜~

声声狼叫震动着这片森林,少年一把扔开狼的尸体,群狼一扑而上,小小少年利落的举起匕首刺向铺面而来的恶狼,又是一阵厮杀。

呜…呜呜…一声声惨叫充斥着这片森林

不知过了多久,少年从血堆中站了起来,看着满地的狼体,靠着树缓缓闭上眼。

“君子夜你的任务完成了”,小小少年喃喃的道。

半月缓缓升起,森林终于宁静了,君子夜升起一堆篝火,玩弄着手上的匕首,明日便可出林了。

翌日一早,少年离开,虽然休息的一晚上,可斩狼的时候也受了不少伤,不管是多厉害,终究还是个五岁的孩子。

走了一段时间,君子夜尖锐的发现,有两只老狼在远处戒备的看着自己,好像是在防护些什么。

狼一般都是成群的,很少有单独活动的,这两只狼居然没有跟狼群,君子夜心中暗想,顺着狼的目光看去,两只狼转身就跑。

君子夜赶忙跟上,任务已经完成,只要这两只狼不攻击他,他可以选择不杀它们,小小的身子赶不上狼的速度,不一会两只狼便跑丢了。

寻了许久顺着踪迹终于找到了狼的巢穴,扒开层层的树枝,进入狼的洞穴,君子夜震惊了,他看到一个小女娃和几只小狼,安详的睡在洞穴里面。

嗷呜……

一阵狼叫,君子夜知道那两只狼回来了,他抱着那女娃出了洞穴,那两只狼守在远处,对着君子夜叫,声音中透这焦急。

听到狼的吼叫,小女娃醒来,挣扎着爬出君子夜的怀抱,爬像那两只狼,抱着两只狼撒娇。

其中一只狼舔了舔小女娃的脸蛋,小女娃高兴的拍着手,忽然小女娃有爬了过来,抱着君子夜的退往上爬,君子夜看着那小女娃,脸蛋虽然有些脏,可圆圆的大眼睛透着灵气,嘴里咿咿呀呀的不知道说什么,倒也显得娇憨可爱,

“你愿意跟我走么?”

小女孩不知道君子夜再说什么,只是高兴的拍手,君子夜抱着女娃转身要走,那两只狼呜呜的发出警告,随时要扑上来。

君子夜转过身对着那两只狼说:“我不想伤害你们,她是人,不应该生活在狼群,跟你们生活在一起早晚会害了她,今天我把她带走,会好生教养她。”

稚嫩的话语带着不容拒绝的威严,那狼好似听懂了君子夜的话,不在低吟沉叫,看着君子夜带着女娃离去,尾随着君子夜,直到黑森林的边缘。

黑森林外一群人守护着,等待着,各个表情严肃,少主已经进去两日,如果今日再不出来,那就要进去寻找了,一旦进去寻找就表示少爷的任务失败了。

眼看太阳就要下山了,黑森林外守护的人有些焦急。

“少爷出来了。”

忽然有人喊,一群人连忙看向黑森林,只见一个小小的少年用破烂的衣服包着一个婴孩,一步一步艰难的从黑森林里面走出来。

“参见少主。”

一群人看到君子夜出来,连忙跪下参拜。

君子夜满脸苍白,因为走路过多,被狼抓破的伤口渗着血,脏乱的头发,破烂的衣服,浑身透漏着狼狈。

“起来吧。”

君子夜无力的看了看怀中沉睡的女娃,狠狠的搂着自己,怕吧自己丢了一样。

“少主,你怀里的女婴是…?”

夏晨刚要问,就被君子夜打断:“捡的,回宫。”

“是。”

回到幻灵宫,回到自己的房间,侍女伺候着洗澡,可怀中的女娃死死抱着不放手,君子夜无奈,只得抱着她一起洗。

洗了澡的女娃粉嫩粉嫩的,君子夜让人找了自己小时候穿的衣服给她穿是,然后把她放在床上,自己则去拜见父主。

大殿上,君夕杰看着下面半跪着的君子夜,满意的点了点头,果然不负他望,成功的从黑森林中走了出来。

“听说你从黑森林中抱回来一个女婴?”

君夕杰玩弄着手中的夜明珠,有意无意的问。

“是,孩儿在狼窝遇到她,便带她出来。”

“哦…,狼娃,既然是你带她出来的,那你就把她养成你的人。”

“孩儿明白了。”

回到自己的房间,看到女娃低声呜呜着,站在一旁的侍女,满是无可奈何,女娃看到君子夜,马上拽着他的衣服爬到他的怀里,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大颗大颗的眼泪往下掉。

君子夜一问才得知,女娃睡醒了,找不到人便嗷呜嗷呜的叫,侍女过来哄她,她张口就咬了侍女,还在床上尿尿,因为是少主带回来的不敢碰,只得等少主回来。

让人换了床杯子,给小女娃换了衣服,君子夜看着她说:“你还没用名字吧,给你起个名字吧,叫什么好呢?”

“今日七月七,你便叫七七吧,君七七,以后的七月七便是你的生日可好?”

小七七也听不懂,只是紧紧的抓着君子夜,生怕在丢下她一个人。

七七比较粘人,从此以后君子夜多了个跟屁虫,不管到什么地方君七七都寸步不离的黏着君子夜。

君七七四岁开始练习基本功,六岁开始正式学武,天赋极高的君七七,学的很快,八岁入门武功基本学完。

当八岁的七七身上除了狼的敏锐之外,在没有任何狼的特性,八岁开始,君子夜便不让君七七跟自己一同睡觉,刚开始君七七闹腾了几天,后来也接受自己睡。

君子夜十六岁的时候君七七年方十二,那年君子夜成立了暗夜,一个专门刺杀的门派,开始选苗子,自己培养,君七七则一人挑了江湖上的阎罗门。

君子夜十八岁的时候带上面具成了夜皇,君七七则在十五岁的时候则一个人过了江湖人都怕的生死地。

看着自己从小一点点养大的女娃变成面若芙蓉的大姑娘,君子夜心中满是自豪,世界上最特别的杀手,此生都只属于自己。

这两日君七七有些烦躁,过几天就是自己十六岁生日了,君子夜却一点踪迹也没有,在屋里转了几个圈,无聊的嗷嗷叫。

“不是说好了十六岁陪我过的吗?怎么连个踪迹也没有。”

听着君七七的呐喊,外面的星儿掩嘴偷笑,这个小祖宗又想什么幺蛾子给少主出难题,少主真是把她宠的不知道东南西北了。

听到外面的啼笑,君七七打开门白了星儿一眼,纵身一越跳上房顶转而到一旁的大树上,躺在树枝上翘着二郎腿休息,好吧,你不会来,姑娘我自己玩。

和煦的风吹着七七柔顺的发丝,繁茂的树叶遮住懒懒的阳光,闭上双眼,感受这慵懒的下午,不知什么时候君七七在树上睡着了。

太阳快落山时,一个身穿月白色锦袍的男子走进院子,微风吹动着那如墨般的头发,一双桃花眼深不见底,俊挺的鼻子如同刀刻的一般,浑身散发着疏离。

星儿看到那男子连忙过去请安:“参见少主。”

“七七呢?”

星儿面露难色低着头抬起手指了指树上睡觉的君七七,虽然得罪七七会被她整,可是得罪少主会死人的,少主不喜欢七七像个男子一样,看着一点规矩都没有,可七七偏偏好动。

君子夜抿着薄薄的唇,抬头看着树上熟睡的女子,满脸的不悦,琴棋书画不好好练,拿得出手的也就那几手功夫,怎么还落了个喜欢在树上睡觉的毛病。

“君七七,还不给我下来!”

熟睡中的君七七听到君子夜的呵斥,猛的睁开双眼,用余光瞟了树下一眼,看到一沉着脸的君子夜,满是开心,圆圆的杏眼笑成了月牙,从树上一跃从而下,拉着君子夜的手臂开始撒娇

“子夜哥哥你来啦,你要来就派人提前告诉我嘛,那样我就不在树上睡觉啦。”

君子夜头疼的看着一脸嬉笑的君七七,看着一脸如花的笑,竟责罚不出来。

“好啦好啦,子夜哥哥不要生气哦,顶多七七以后不再树上睡觉啦。”

君七七摇着君子夜的手臂撒娇,从小到大她最知道用什么办法不让君子夜生气,君子夜不觉嘴角微微上翘,迷人的桃花眼浮上笑意。

“七七这些日子你也够无聊了,明日我带你出去。”

“真的?”

“恩。”君子夜轻声应道。

“哇,哈哈,终于可以出去玩啦。”

看着君七七高兴的样子,君子夜心中闪过一丝连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满足,义父曾经嘱托过,不可太由着七七,更不日久生情,依七七的武功,本可以加入暗夜执行任务,可他总想着她还小,让她在自由两年。

第二章 暗夜

驾…驾…驾…

驾…

两匹快马奔驰在官道上,君七七追赶着跑在前面的君子夜,飞奔了两日后到达雪原,停下马,感受着冷冽的风,这片雪原在高山之上,山连着山,气温地下,常年积雪不化,夏日来这里避暑的达官贵人特别多,但是很少人呢会爬雪山。

君七七换了一身深蓝色的锦织衣袄,君子夜则换了一身黑色的劲装,对君子夜来说,这点冷根本不算什么,两人把马喂养在客栈,便上了雪山。

雪上上一望无际的白色,一眼望去要跟天连在一起了,君七七跟在君子夜身后,虽然穿了棉袄,可越往上爬还是觉得冷。

爬了快三个时辰,终于爬上了山顶,从山顶往下看,云雾缭绕,一片纯白,好似人间仙境一般。

“子夜哥哥,你快看,好漂亮啊。”

君子夜看着小脸通红的君七七,一时有些入迷轻声嗯了一声。

“子夜哥哥,谢谢你带我来这里看雪景。”

“看过了,走吧”君子夜轻声道。

君七七一脸诧异的看着君子夜:“走?去哪里?我们现在要下山么?”

“不是,去寻你的礼物。”

苍茫的雪原中寻了好久,忽的七七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不是野兽,比野兽凶猛万倍,七七连忙提醒君子夜。

“子夜哥哥注意点,这里有东西。”

“无碍。”君子夜说完,忽然运功出掌,一掌蹦了对面的山洞,一条比脸盆还粗的大蛇从雪堆里钻出来,愤怒的发出嘶嘶声。

张开血口大嘴,向君子夜攻击来,君子夜冷哼一声,刚要动手,君七七已经飞奔而出,拔出软剑刺向那大蛇,那大蛇肉粗皮厚,君七七的软剑根本伤不得它,君七七在空中和它纠缠了许久也未讨到便宜。

大蛇张开最去要君七七,君七七一把用软剑顶着蛇嘴,只见那蛇啪的一身把君七七的软剑咬碎,君七七无奈使出银针,却被大蛇一个尾巴扫了好远。

“好厉害的家伙,居然连我的银针都奈何不了它。”君七七看着攻来的大蛇自言道。

君子夜看君七七被甩到一旁,运掌一掌吧那蛇打倒在地,那蛇猛的朝君子夜攻来,君子夜一跃踩上蛇头,朝蛇尾七寸一掌,那蛇疼的在地上直打滚。

君子夜掏出匕首一把射向蛇心,那蛇挣扎了好久便不再动弹,君子夜拔出匕首,取出蛇胆,拨开蛇皮,做了一个皮鞭,交给君七七道:“你的礼物。”

君七七接过皮鞭,挥舞了几下,轻盈好用,还柔软,不用的时候系在腰间,跟腰带一样。

“谢谢你。”

“七七,明日你便十六岁了,可有什么愿望?”

君七七想了想道:“子夜哥哥,我想入暗夜,这样我就可以经常看到你,而且还可以帮助你丫。”

君子夜眼中快闪过惊异,淡淡的开口:“好。”

其实君七七心里是知道了,虽然君子夜一手把自己养大,可自己终究不过是君子夜的下人,要为君子夜效力的,既然早晚有那么一天,何不早些加入暗夜。

他虽然对自己好,可始终把自己当妹妹,可七七不想君子夜当自己的哥哥,从小到大,七七都在努力的证明着自己,只想他可以注意到自己而已,这种情愫在君七七心理生根发芽好久了。

握着手中的鞭子,七七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她知道暗夜生存艰难,可是她不过想离他近些在近些。

两人下了山,在客栈休息了一夜,第二日七七生日当天,七七拜了入暗夜的仪式,正式正文暗夜的杀手,挂名七月。

因为七七是拜在君子夜手下,直接听命于君子夜,所以辈分要比一般的杀手要高,十六岁的君七七挂着甜蜜的笑容,提着滴血的刀。

暗夜,江湖上有名的杀手组织,非常神秘,江湖人都知道它的首领叫夜皇,却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没人见过他的真实面目,传说见过他面目的人都死了。

虽然暗夜在江湖上传名不过才几年,可是江湖人都忌惮它的存在,传说只要暗夜出动 ,没有人能逃脱,暗夜的杀手是分等级的,级别越好,越贵重。

只要你有钱,你想做的事情暗夜都可以帮你完成,但必须遵守暗夜的规矩,良官不杀,良民不杀,夜皇发布的任务,除了死否则必须完成。

君子夜带着七七回到暗夜,大堂上君子夜一身黑色长袍带着精致的银面看着站在两侧的杀手道:“七月进来吧。”

君七七走进去,半跪下道:“七月参见夜皇”

“七月你既拜我门下,从今日起,你便正式挂名接任务,直接听命于本皇,你所接的任何任务,都只需成功,不许失败。”

“是。”

君子夜挥了下宽大的衣袖,一旁站着的下人,端着盘子向君七七走去,牌子里面放着暗夜独有的令牌,令牌上依然刻着七月两个大字。

君七七站起来接过令牌退到一旁,堂下数百名黑人杀手,看着君七七,都不理解这个七月是什么来历,看着年纪不大,却能直接拜在夜皇名下,成为挂名杀手。

而他们却要经历炼狱无情的历练,出来以后在接满规定的任务,不失败,才能挂名得到暗夜的令牌,而七月刚来就有令牌确实让众人嫉妒不已。

君七七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灭了泗水门,泗水门这个门派说大不大,说小不小,门主专门抢有夫之妇回去糟蹋,糟蹋完在给手下的兄弟糟蹋,泗水门在泗水臭名昭著,却没人干轻易去挑战,因为是个水上山寨,周围把守太过严密,还没有泗水门就已经被乱箭射死。

君七七的第一个 任务很快在暗夜传开,暗夜的杀手们,没有一个干独闯泗水门的,而七月却要灭了泗水门,他们都在看七月的笑话。

君七七接下任务,便除了暗夜直奔泗水,盯着君七七远去的背影,和手上铃铛发出的清脆声音,君子夜满是期待。

七七在暗夜的起点太高了,她需要完成大家都不能完成的任务来巩固自己在暗夜的地位,而他相信七七。

七七走后散了众人,君子夜回到后庭,暗夜的后庭依山傍水,还有大片的紫竹林,而君子夜的房间就在这个紫竹林里面,这片紫竹林是暗夜的禁地,只有君子夜的就几个心腹能进入。

一栋紫竹小楼,一把凤尾琴,一个绝尘男子,琴音从楼中传出绕着紫竹林,一阵阵威风吹动着竹林,悠扬的琴声如果高山流水般,神怡心旷。

夏晨端着饭菜走进来,放在餐桌上,看着闭目弹琴的少主美的如同一幅卷画,微风吹动着微微飘起的发丝,纤细的手指拨弄着琴弦。

“少主,该吃饭了。”

琴音戛然而止,君子夜缓缓睁开双眼,难掩嘴角的一丝笑意,看到少主如此高兴夏晨道:“少主如此高兴,是不是因为您的小闺女终于出任务了。”

“她不是我闺女。”

“嘿嘿,一样一样,不过这七七第一次出任务,要不要属下暗中保护她?”

君子夜看了夏晨一眼,垂下眸子接着抚弄凤尾琴道:“不用,这是她应该经历的。”

夏晨不在说话,从小看着七七长大,第一次就给那么重的任务,他多少还是有些担心的。

君七七到了泗水,观察了下泗水寨的情况,非常难以上寨,她的任务时长是三天,她必须要在三天内灭了泗水寨,并且赶回暗夜。

第一次任务她必须完成,观察了两日,发现根本上不去泗水寨,君七七心中有些着急,旁晚,泗水寨的采购船,七七杀了采购的船员,易容成船员的样子上了泗水寨。

当天晚上,泗水寨发生惨烈的灭门,泗水寨被烧,泗水寨寨主的人头第二日早上被挂在城门楼上,江湖传言,有人出钱买了泗水寨寨主的人头,至于这个人是谁不得而言,只知道这次杀手出自暗夜。

君七七带着一身的伤回到暗夜,交了任务,暗夜里没有人知道七月是如何一夜灭了泗水寨的,只知道这个七月确实很强大,君七七晕倒在夏晨怀中,夏晨连忙抱着晕倒的君七七去找君子夜。

君子夜看着一身伤的七七, 本就漆黑眸子更加深不见底,我的七七果然没让我失望,虽然预料到会受伤,但是没有想到伤的那么重,傻丫头。

拿起药瓶,一点点为她上药,小心翼翼的,就如同小时候七七练武受伤了给她上药翼翼,昏迷的七七似乎感受到君子夜的存在,小声的呢喃着:“子夜哥哥…”

七七入暗夜两年来,成了当之无愧的第一杀手,但凡是七月所接的任务,快准狠,从不给对方留一丝的余地,成了暗夜最贵的杀手。

两年来不论君七七在任务中受了多重的伤,全部都是君子夜亲自上药照顾,虽然也会引起其他人的不满,但是碍于七月第一杀手的身份,他们也只能忍着。

两年来七七学会了服从,虽然君子夜从来不会强迫七七接不想接的任务,转眼七七的十八岁生日到了,可那日她收到的任务却改变了她的一生。

原本只能活在黑暗中的七七,原本只能远远仰望着的他,改变的不止是命运。

第三章 任务

今日君七七十八岁生日,一早君七七就让星儿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等君子夜回来,往年生日前夜子夜哥哥都会送礼物,今年子夜哥哥前夜没回来,想比进入会回来,也不知道今年子夜哥哥有没有准备呢,一边整理着衣衫一边心里偷偷嘀咕。

七七从早上等到吃晚上也没有等到君子夜,于是便朝君子夜院子里面去找他,看夏晨守在门外,心中满是委屈,原来回来了,却不来看自己。

七七走上前推门,夏晨一把拦下道:“七七,你还是别进去了。”

“为什么?”君七七一脸的迷惑。

夏晨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君七七的心不由得揪起来,一把推开房门闯了进去,看到君子夜坐着书桌前,拿着一本书,安静的翻着,好似不食人间烟火一样。

君七七看着眼前的男子,心中不由得砰砰砰乱跳,君子夜抬起头看着一脸慌张的七七,圆圆的杏眼带着担心,粉嫩的脸蛋儿因为着急有些微红,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嘴唇,一身粉色的软烟罗裙,头发简单的盘着插了一根珍珠钗,简单大方,又不失可爱。

“子夜哥哥…”

君七七看那人看着自己不说话,不由得先开口,甜腻的声音中透漏着撒娇。

君子夜放下手中的书,盯着君七七好久道:“七七你已经长大了,以后不许再这样冒失了。”

“子夜哥哥…”君七七的声音满是委屈。

君子夜从书桌一旁,拿出一封信,递给君七七道:“既然你来啦,接着把,这是你下个任务。”

君七七一脸委屈委屈的上前接过信封,打开一看,粉嫩的小脸蛋霎时变得苍白,信封上只有四个字,入宫为妃。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君七七有些颤的拿着那封信说:“子夜哥哥,这个任务我不接。”

“不接?你有不接的权利么?”君子夜盯着君七七问,这个任务连自己都不能拒绝,何况是七七。

“没有,可我不能嫁给皇上。”七七的声音少了一丝慌张,多了一丝悲哀。

从小到大,这是七七第一次违抗自己的命令,君子夜漆黑的眸子深深一沉,沉声道:“去外面跪着,想清楚了在进来。”

君七七扔下手中的任务,走出去跪在了门外,夏晨心疼的看着君七七,却无法劝说,少主所做的决定从来就不会更改。

君七七在外面跪了两日,想到从小到大君子夜对自己的好,心揪着疼,他居然让自己嫁给别人,倔强的眼泪在眼眶打转。

君七七在外面跪了两日滴水未进,君子夜在里面坐了两日滴水未进,夏晨瞧着心疼,少主这是何苦,忽然外面跪着的君七七大声问:“我必须要入宫么?”

过了许久,见房内都动静,君七七站起来走进房内,看着那个淡然的男子再次问道:“我必须要嫁么?”

软软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圆圆的杏眸中带着期盼。

“任务不可改。”君子夜淡淡的说道。

“好我去。”七七的声音透着失望,满脸悲凉的看了一看君子夜转身离去。

回到自己的院子,七七吧自己关在房内,任何人都不见,星儿怎么拍门都不开,翌日夏晨来找七七,用内力震短了门闸,看七七坐在梳妆台前,满眼通红。

夏晨让星儿去端早饭,自己坐下到了一杯茶开口道:“七七,你不要怪少主,让你嫁人只是个任务,任务结束了你还可以回来,这个任务怎么完成要看你自己怎么想。”

“我会完成任务的,我只是少主的下人,他让我嫁谁我便嫁谁。”七七的声音死气沉沉,一点没有往日的蓬勃。

夏晨无奈的摇摇头道:“七七怕是没有仔细看任务,你的任务期限是三个月,三个月后你你就可以回到暗夜了。”

“夏晨哥哥你真是说笑了,一个嫁给皇上的女人,你让我怎么回来!”君七七的声音中满是悲凉。

“没有暗夜办不成的事情,这些你不用担心,你只要专心做好你的任务就可以了,来我们分下下这次任务。”

“就算回来了,我还能是干净的君七七么…”

君七七的自言自语打断了夏晨的话,原来七七介意的是这点,杀手做任务用美人计的很多,如果连这些都接受不了,算不得一个好杀手。

“七七啊,能保护自己还是要自己保护自己的,我会让星儿陪着你进宫,你的身份是太后寻找多少年的天女,换名白怜,任务五天后开始,背景都给你安排好了,到时候跟星儿见机行事。至于进宫后的任务,到时候少主会再给你的,你好好准备下吧。”

说完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放在桌子上,转身而去,走到门口夏晨突然又说:“你不要怪少主,这是主人的命令,少主也违抗不得,而且少主要跟药王谷谷主的孙女成亲了。”

“他要成亲了…他要成亲了…”君七七一直念叨着,好像陷入自己的世界一样,原来他要成亲了,可是心怎么那么疼呢。

“小姐,吃点东西吧。”

星儿看君七七眼神呆木,有些担心,过了好一会君七七才反应过来,对着星儿说:“星儿,你出去吧,我有点累,休息下。”

京城皇宫,御花园中,太后有一个粉面的公公牵着在御花园赏花,年过半百的太后看着扔像是三十多岁的少妇般,垂直可破的肌肤,一双凤牟透着妩媚和欲望,樱桃似的小嘴,精致的妆容,一身凤袍,凌然生威的让人不敢直视。

突然一个身穿黑袍的人流星大步走过来,趴在太后耳边低喃了几句。

林太后忽的睁大双眸,面露喜色问道:“确定是?”

那黑袍人点了点头,太后大喜,声音有些微颤的说道:“立刻派人给哀家弄进宫来。”

君七七睡连着睡了三日,一觉醒来,今天的阴郁都消失了,吃饱喝足了和星儿商量任务对策,星儿看君七七恢复正常也没多想。

商量好后君七七整理好包袱和星儿租了一辆马车朝京城出发,星儿没去过京城一路上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七七也不着急,走走停停,有好吃的好玩的都不错过。

马车上君七七突然察觉到一丝危险,她警惕的护着星儿,星儿虽然会些功夫,可都是鸡毛蒜皮对付地痞无赖还行,能让君七七感觉到危险的,十个星儿也对付不了。

忽然马车车厢内变的阴冷起来,七七握着自己的皮鞭,突然感觉浑身发软,慢慢的失去了知觉,两人不知昏睡了多久,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皇宫内了。

两人醒来看着最在软榻上的太后,七七心中已知是怎么回事,,太后身边的公公看两人愣愣的看着太后,扯着公鸭嗓尖锐的教训道:“大胆,既然醒来,见到太后为何不行礼。”

太后摆了摆手:“算了,规矩日后在学。”说完盯着打量君七七圆圆的杏眼,小巧的鼻子,标准的瓜子脸,不施粉黛,虽然算不得倾国倾城,可也是个大美人,只是感到身上的气息有些熟悉。

“你叫什么名字?”太后又问道。

“民女白怜,跪在民女旁边的是民女的婢女星儿。”君七七连忙拉着星儿跪下。

君七七声音有些颤,太后以为她是有些怕,慈祥的笑了笑道:“别怕,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

君七七顿了顿说:“名女家长已经没人了,民女自小是一位嬷嬷带大了,嬷嬷去年也去世了,于是小女想来京找个女工做,好养活自己,没想到不知怎的就进了皇宫,太后娘娘您放民女出宫吧。”

太后走下软榻,把跪在地上的君七七牵起来柔和的道:“既然进了宫就在宫里陪着哀家吧,在宫里不缺吃不缺穿,出了宫女工也不好找,虽然京城是天子脚下,可对于你们两个女子来说还是很乱的,两个女子在外面很容易被人欺负。”

“这…如果能在太后宫内给您做个婢女,也是民女的福分”

“哀家和你真是投缘,白怜不知你有没有许婚配啊?”

君七七一脸羞涩,羞哒哒的低下头道:“民女暂无婚配。”

太后呵呵的笑了笑道:“没婚配做个婢女那真是太委屈你了,哀家见你投缘,皇上还未立后,你可愿意嫁给皇上?”

君七七一听立马跪下,星儿也跟着跪下,君七七惶恐的说道:“太后娘娘您真是折煞民女了,民女能做婢女侍奉您已经心满意足了,皇后是要母仪天下的,您应该选一个德才兼备的女子,而不是一介草民。”

“话是那样说,可哀家看你就德才兼备,白怜,哀家没给你说笑,从明日起你住到林相府上,林相就是你义父,林相府上的老嬷嬷会教你宫中的规矩,七日后,皇上迎娶你进宫。”

君七七心中呐喊不要不要啊,本以为吧顶多做个妃子什么的,没想到这太后非要她做皇后,不仅面露难色,心中苦不堪言。

看君七七一脸苦相,太后又执起她的手轻轻的拍了拍道:“白怜你跟皇上的因缘是上天注定的,所以你不要惊讶,也不要难以接受,你嫁给皇上是最好的安排。”

说完也也不管君七七能不能接受,直接让人把君七七和星儿送到了林相府。

晚饭后,太后有公公牵着朝乾政殿,看到自己的皇儿有人伺候着批阅走账,一阵心疼,连忙走过去道:“皇上来休息会儿。”

皇上看自己母后过来,放下手中的毛笔,快步走下来,扶着太后坐下。

太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孩子,漂亮的桃花眼,刀刻般英俊的脸庞,英俊不凡,是天下数一数二的美男子,又勤于政事,这样的好男子,满天下怕是只有皇上一个。

可上天却对他不公,自己年轻时候犯的错不该报复在皇儿身上,邪毒尽力压制了,可皇儿还是每隔数月发作一次,发作的时候失去理智,全身痛的难以忍受,这下好啦,找到皇儿 命中注定的天女了,以后解了皇上的毒,以后皇上在不用那般痛苦了。

“皇儿,母后已经帮你找到你的天女了,娶了她以后皇儿你都不用那么辛苦了。”

太后说完,皇上面色闪过不悦,笑着说:“母后,您还真是听信国师的话。”

“傻皇儿,这些年都是国师在帮你压制体内的邪毒,母后不停他的听谁的,只要能为了皇儿好,你娶谁母妃都没有意见。”

“母后怎么能确定国师说的天女就是真的天女呢?”皇上满腹不满,他并不想接受那个什么天女。

太后抓着皇上的手笑了笑道:“不确定母后是不会告诉你的,你呀就好好准备准备,迎娶天女为后。”

“母后,朕并不想去没见过的女人为后。”

“哀家帮你看过了,是个好女子,你看到肯定会喜欢的,好了这件事无需置疑,你只要安心的娶她就是了,封后大典七日后举行。”

“这…母后,这也太仓促了。”皇上满脸不悦,虽然他很敬重自己的母后,可封后那么大的事情七天准备时间,确实太过仓促。

“不仓促,七日所有的一切足够准备好了,到时候你表妹一起进宫,你也知道你表妹喜欢你多年了,多个知心的人伺候你,哀家也放心。”

皇上知道拗不过只得同意,不管自己喜欢与否,母后都是为了朕,母妃为朕操心那么多年,要朕娶两个不爱的女人,朕不能违抗母妃的心愿。

第四章 大婚

林相府,灯火通明,全家人跪在大堂接太后的懿旨,太后身边的高公公用力的扯着嗓子大声宣布道:“今哀家遇白怜,心生喜欢,赐予林相为义女,有相府教宫中礼仪,七日后皇上大婚接进皇宫,另林悠德才兼备,七日后一同进宫。”

“老臣谨遵太后懿旨。”

林相接过懿旨站起来,看了看白怜点了点头道:“公公放心,老臣教好白怜宫规。”

高公公黏着兰花指,轻步到林相附耳道:“相爷,着白怜姑娘日后可是要成后的,你呀别太严,走走过场就行了,规矩以后有的是时间学。”

林相深吸了一口气,虽然久经官场可还是难掩惊讶,不由得多看了白怜两眼,:“多谢公公提醒。”

说着从袖中掏出一张银票塞入高公公手中,高公公满意的瞟了那银票一眼道:“那既然没有别的事情,杂家就回了,太后可等着杂家伺候呢。”

“送高公公。”

送走高公公,林相对着君七七道:“白怜姑娘请先坐下休息片刻,我已经让下人去收拾厢房了。”

“多谢相爷。”君七七坐下,一脸淑女模样。

林相仔细的打量君七七,杏面桃腮,一双杏眸似水流波,到也是个美人,少了些艳丽多了几份可爱,可太后扔这么个烫手的山芋,看似恩宠,稍有不慎可是要遭罪的。

林相交代下去,但凡是个白怜不管是吃的用的都要是最好的,林悠看父亲对白怜如此的好,心中难免有几份不乐意,自己才是相府千金,她一个太后赐的义女凭要分走自己的爹爹。

晚上,君七七吃过晚饭回到林相为自己准备的院落,单独的小院,三件厢房,院中一个小凉亭,靠着假山,山下是个小鱼塘,鱼塘中喂养了些金鱼,推开厢房门,君七七让星儿观赏门,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

“憋死我了,装了一天的淑女。”说完扭了扭脖子,只听咔咔响。

“小姐,你小点声,小小被人听到。”星儿连忙提醒。

君七七白了她一眼道:“依本小姐的武功,只要有人进入这个院子,本小姐都是可以感知的到的,所以我的好星儿你就别操心了。”

第二日君七七开始跟着林相府的老嬷嬷学宫中的规矩,从走路,跪拜,吃饭,喝水,甚至微笑,都要学。林悠看着学跪拜的白怜心中满是不屑,这些规矩自己从小就开始学,岂是她一个卑贱的女人几天可以学会的。

想到她会和自己一起进宫,林悠就满腔怒火,皇上是自己从小喜欢到大的,凭什么要一个来路不明的野丫头就可以跟自己一起嫁给皇上。

越想越觉得委屈,不由得握紧粉拳,指甲狠狠的掐入肉里,却感觉不到疼,眼中的怒火似要烧了那个白怜一般。

君七七敏感的察觉到林悠的杀气,忽的转过头对她微微一笑,笑容甜美可爱,林悠看白怜得意心里的火烧的更旺,更加怨恨那个白怜。

忽然身后有人拉了下,林悠转过身来,看到自己的母亲,一脸的委屈,林夫人吧林悠拉出去,林悠狠狠的踢了一旁的花盆,瞬间眼中眼泪,半咬着朱唇,要不委屈。

林夫人叹了一口气道:“悠儿娘知道你委屈,可你要忍耐。”

林悠气咕咕的说:“娘,你刚没见那个白怜得意的样子,她算什么呀,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野丫头,跟我抢皇上。”

林夫人连忙捂着林悠的嘴,小心的叮嘱道:“悠儿可不敢瞎说,我听你父亲说,这个林悠是太后钦点的皇后,太后赐给相府做义女就是为了给她拉一个身份背景。”

“她做皇后,那我怎么办呀?”

林悠焦急的拉着林夫人的手,大颗大颗的泪落下,看的林夫人满是心疼,她也想她的悠儿能成为皇后,奈何天不遂人愿。

林悠哭了好久,忍不下心中这口气,便坐着轿子进宫,太后见林悠哭哭啼啼的进来,两只眼睛红肿的的像核桃一样,心中一阵怜惜。

“参见皇姑母。”林悠蹲下行礼。

“过来…”

林悠走过去太后牵着她坐下拿着锦帕擦拭林悠脸上的泪珠,一边擦一边问道:“这是受什么委屈了。”

林悠哽咽的开口道:“皇姑母,您是不是不喜欢悠儿了。”

“悠儿你可是为了白怜来的。”

一说白怜,林悠的眼泪掉的更凶了,委屈的说:“皇姑母,您知道我从小就喜欢皇上,您怎么就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给皇上做皇后呢。”

太后笑了笑:“就知道你是为了这个事情来的,哀家知道你委屈,可是白怜跟皇上是天注定的因缘,所以皇上必须娶她,你要是真的喜欢皇上,就学会忍耐,是属于你的总会属于你。”

“好了,别哭了,回去准备准备,大婚的时候要漂漂亮亮的,你们林家一下子出两位娘娘,这可是无上的荣耀,也是对你们林家最有利的保证。”

太后说完从自己的手臂上去下一只白玉镯带到林悠手臂上,拍了拍她的手道:“回去吧,哀家要休息了。”

冰雪聪明的林悠自是听懂了太后的意思,心里也不在那么难受,便高高兴兴的回去了,自己有太后这个靠山,她才不会输给那个野丫头白怜。

君七七这几日感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要杀人了,这辈子所有的下跪在这几天跪完了,除了上茅房睡觉,那几个嬷嬷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不能大口喝茶,不能大口吃饭,说话不可以粗声,笑不能漏齿,甚至放屁都不能放要憋着,君七七抚了抚自己的额头,为了任务忍。

旁晚,宫里的宫女和公公送来了大婚时候要穿的喜服和头饰,君七七突然沉默了,看着那大红色的喜服,上好的锦衣用金线绣着花边,金丝织的凤凰长袍,栩栩如生,各式各样的朱钗,手镯,却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喜悦。

子夜哥哥不知道你现在可好,不知你是否已经完婚,你的新娘肯定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君七七垂下眸子,掩饰着眸子里的思念和伤感。

后日就要大婚了,这几日林相府都在忙碌,各处张灯结彩挂红绸,朝中的达官贵人来往相贺,看着厢房内的物品全部变成大红色,君七七一点喜悦的心情也没有。

晚上,嬷嬷开始帮君七七梳洗打扮,泡了个花瓣澡,换上一身华服,头发挽起带上凤冠,双凤飞舞的金叉,带上上好白玉儿耳坠,龙凤戏水的金镯,一个行头下来君七七只觉得脖子酸,盖上红盖头,只等宫中銮驾来接。

大婚大日,整个京城的树都挂上了红绸缎,大路也被官兵把守,辰时大路上已经热闹非凡,一台十二人台的鸾轿和一台八人抬的鸾轿落在相府门口。

宫中喜娘搀着君七七很林悠上了鸾轿, 宫中的太监高喊着:“时辰到,礼炮。”

十二门红衣礼炮,砰砰砰的射向空中,仪仗敲响大罗,小太监们抬着大轿向宫中出发。

一路上看热闹的人挤满了道路的两侧,鸾轿路过吉祥客栈的时候,吉祥客栈的楼上站着一位银面公子,月白色的锦服腰上系着花纹蛇鞭,盯着那鸾轿看了好久。

第五章 第一次相遇

一路上看热闹的人挤满了道路的两侧,鸾轿路过吉祥客栈的时候,吉祥客栈的楼上站着一位银面公子,月白色的锦服腰上系着花纹蛇鞭,盯着那鸾轿看了好久。

“少主,嫁闺女的感觉如何?”夏晨在一旁打趣道。

君子夜一把合上手中的折扇道:“炼狱现在缺个教员。”

“少主我错了,我现在马上去保护七七。”夏晨一个转身便飞了出去,要是真被发配到炼狱,那才真的生不如死。

君子夜坐下肚子饮酌,漆黑的眸子深不见底,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君七七被折腾了一天终于在宫女的搀扶下送到长乐宫,宫女在摆好喜酒喜宴后一一退下,只留下陪嫁的星儿,听到大门紧闭的声音,君七七一把掀起盖头,揉了揉脖子。

星儿见状,干嘛去帮她盖盖头,小声说:“哎呦我的小姐,着盖头不能掀,要等皇上来给你掀。”

君七七一把夺过盖头扔到一边,瞪了一眼星儿不耐烦的说道:“等屁,我快被头上这个东西压死了,你快帮我卸下了。”

“这不好吧…”

看星儿一脸的纠结,君七七自己动手去解那凤冠,十几斤金子压在自己脑袋上一天了,真是够了!星儿看君七七自己乱抓,只得帮忙吧凤冠去掉。

拿掉凤冠,君七七觉得瞬间舒服了,活动了下脖子,闻到桌上的菜香,还有点心,肚子咕噜噜的叫,她已经两日米粒未尽了,脱掉笨重的外衫仍在床上,一个转身飘到桌前坐下迅速的从烧鸡上拧掉一直鸡大腿咬了一口。

刚放好凤冠的星儿,目瞪口呆的看啃鸡腿的君七七,坐着还不够还要一只脚放另一个凳子上,一直手抓着鸡腿,一只手抓着酒杯。

星儿反应过来连忙走过去着急的说道:“哎呦我的小姐,别吃了,这那有个皇后的样子。”

君七七大口啃着鸡腿笑着对星儿说:“你还真把我当皇后了,来来来别拘束,坐下一起吃,皇上今夜不会来的。”

“你怎么知道皇上今夜不会来。”

“哈哈…”君七七喝了手上的酒,一把把站在一旁的香儿拉坐下,为她斟了一杯酒道:“咱在相府的时候,那个相府小姐,天天在我面前说,她从小跟皇上多好多好什么的,这今天人做了皇贵妃,皇上肯定是去找她了。”

“其实你不知道,我真的巴不得那个皇上不来,还不知道长什么丑样子。”说完撕下另一个鸡腿递给星儿道:“吃,这皇宫做的鸡味道就是好。”

星儿从小跟君七七在一起吃喝习惯了,想着七七说的也对,便接过鸡腿跟君七七一起啃,一边啃还一边说:“这皇宫里面的鸡就是不一样。”

吃饱喝足后君七七满意的拍着肚皮,自从到了相府到现在,这是吃过唯一的一顿饱饭, 忽然一阵睡意朦胧,这几天真的是太累了,君七七站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到床边趴在床上睡着了。

长乐宫安静的只剩下虫叫,一排排守夜的侍女提着红灯笼,这时一道月白色的身影一闪而过,快的让人捕捉不到,打开窗,一跃而进。

星儿不曾睡熟,感觉到有人进来,马上站起来,一转身看到君子夜,连忙跪下道:“少主。”

君子夜走到床边看着熟睡的君七七,从怀中掏出锦帕擦拭她嘴角流出的口水,小心翼翼的像擦拭珍贵的宝物一样,看她睡的昏沉,为她盖上被子,从腰上去掉她的花纹蛇鞭放在桌上。

守了七七一会,站起来交代星儿七七醒来告诉七七任务目标龙珠,便从窗户一跃而去。

整个皇宫热闹非凡,皇上被大臣们拉着一一敬酒,太后也是高兴的合不拢嘴,喝了不少酒,没人知道这是个局的开始。

君七七迷迷糊糊睡了一会,便被星儿喊起来,君七七睡眼朦胧的看到桌上放着的花纹蛇鞭,瞬间睡意全无,君子夜来过…

“他交代了什么?”君七七看着星儿问。

“龙珠,我们三个月内必须找到龙珠”

“恩,我知道了。”

“少主还交代,让你守心,护身。”

星儿说完,君七七噗的笑了,星儿不明白君七七笑什么,君七七却高兴的直打滚,十六岁的时候七七问过君子夜,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君子夜只说了四个字,单纯,干净。

君七七曾经侧面表达过自己的心意,君子夜那么聪明的人肯定是知道七七的心意的,虽然他一直没说接受,也没说拒绝,七七的愿望就是嫁给君子夜,这就是当初为什么君七七不愿意接任务的原因。

现在君子夜让自己守心,护身,是不是证明自己还是有希望的,君七七越想越高兴,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抱着枕头乐呵呵的傻笑。

星儿守了一夜,也没有等到皇上,只听侍女说,皇上昨夜在林贵妃的永宁宫过夜,看着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君七七,星儿一脸的无奈,只得上去拉君七七起床,去给太后请安。

君七七迷迷糊糊的被星儿拉起了洗漱打扮,一身桃花云雾烟罗衫衬得小脸越发粉嫩,君七七昨晚兴奋的后半夜才睡着,早上又被星儿拉起了,怎么都不愿意睁眼,星儿无奈,只得拉着半睡半醒的君七七去请安。

星儿不认得去慈宁宫的路,只能让宫中的宫女带路,一路上宫女看睡得昏昏沉沉的君七七,掩嘴偷笑,星儿满脸的尴尬,君七七这一脸睡不醒的样子也是丢人。

快到慈宁宫君七七才醒来,看看太阳心想糟了,肯定是迟到了,赶忙拉着星儿大步朝慈宁宫奔去,路过小花园,刚转过弯猛的碰上了晨练的皇上,君七七一个没站稳,摔倒在地,脚踝狠狠的扭了一下。

君七七趴在地上欲哭无泪,嘴里小声嘟囔:“要不要这么倒霉啊。”

“小姐你没事吧。”星儿忙蹲下去看君七七。

皇上看撞到在地的君七七,也蹲下道:“有没有伤到哪里?”

“手肘啊。”君七七呲牙咧嘴的站起来,血渗出来,染红了粉色的衣衫。

刚要漫脚,君七七痛苦,呜呜的爬在星儿肩上道:“脚崴了。”

星儿看君七七受伤,转过身来对着皇上训斥道:“你是那个宫的侍卫,你看你把皇后娘娘撞得。”

“你是皇后?”皇上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君七七,这皇后穿的未免也太朴素了,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个大臣家的千金。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