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舒萧风绝小说全网唯一免费阅读《痴情冤家》

发布时间:2018-11-07 11:06

乔舒萧风绝小说全文阅读

小说简介:痴情冤家乔舒萧风绝免费阅读是一本最新推出的古装小说,在痴情冤家里,主要介绍了乔舒萧风绝两个人之间发生的爱恨故事,下面就去看看吧。咳咳、咳咳……”万俟云轩一个没留神,不停咳嗽起来,竟是咳嗽不止,好像要将心肺都咳出来。“公子,您还好吧?”福叔担忧地走上前。乔舒先他一步,径直坐在了床沿,拿过万俟云轩的手,素手探上了他的脉息。她的手柔软细腻,指尖带着丝丝的凉意,万俟云轩一下子就被这缕缕的凉意撩拨了心弦,心脏不由自主地跳动起来,跳得狂乱!?

痴情冤家

第1章 抓个男人当解药

啪!”

一个巴掌狠狠打在脸上,乔舒感觉自己的魂儿都快被打飞了。

强忍着左颊上剧烈的疼痛,她努力睁开眼睛,正准备跳起来大骂一声,却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还有一个穿着古装奇丑无比的男人,压在她身上……

“敢寻死?就算你变成一具尸体,老子也要破了你的身!”

卧槽!

她乔舒堂堂21世纪古武世家的唯一传人,从来都是她甩人巴掌,什么时候自己挨过巴掌?

还敢破她的身?

见过人找死的,没见过赶着找死的!

她运了运气,想着下一秒就拍死他,却杯具地发现,这具身体竟然内力全无,而且弱得连刀都拿不起来。

开什么玩笑,这不是真的吧?

再抬头时,看见男人已经脱光了上衣,一脸色相地欺近她。

乔舒眯了眯眼,忽然妩媚地笑了起来:“大哥,不如你躺着,我来伺候你!”

男人有些意外:“你不会耍什么花样吧?”

乔舒轻叹:“既然死不了,何不快活地享受?”

男人得意地笑了起来,肥肉横陈的脸更加丑陋了,他翻身躺在床上,看着乔舒爬上来,他口水直流:“你早点想通多好,就不必吃那些苦头了。女人就是贱,打了才听话,欠收拾,啊――!!”

血溅三尺,染红了白纱帐……

男人的下半身血淋淋一片,痛得昏死过去,乔舒丢掉手里带血的银簪,一头乌发如瀑垂落,遮住她大半张脸,她的唇角冷冷一勾,宛若索命的幽魂鬼魅。

夜色如浓稠的墨砚,深沉得化不开。

乔舒跌跌撞撞地穿梭在林子里,浑身热得发烫,她刚察觉身体异样,第一时间就逃离了房间。

这是有人设局要害她!

到底是什么人要害她,她现在没有心思去想,她只想尽快找个男人来化解她体内的药力。

可是这大半夜的,去哪里找男人?

正寻思着,突然听到前方林子里传来打斗的声音,她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因为她看见了……

很、多、男、人!

月光下,十几名黑衣人正在围杀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白衣男人脸上戴着银制的月形面具,看不清他的容貌,却浑身散发着不可逼视的气息,一招一式,翩若惊鸿,宛若游龙,但从他摇晃的身形和蹒跚的步伐,可以看出他受了重伤,尽管如此,却丝毫不影响他的气场,每一招每一式都打得十分飘逸又精彩。

有意思!

乔舒靠在树后,决定等他们分出胜负,然后随便抓个男人当解药。

突然,听得白衣男人口中一声厉喝:“龙啸九天――”

霎时间,整个林子里狂风大作,沙尘漫天。

耳边传来龙吟之声,乔舒定睛看去,只见一条白色巨龙从白衣男人身后飞升而起,威武、霸气,不可亵渎,它仰天长啸一声,张牙舞爪,飞扑向黑衣人,不到片刻工夫,黑衣人全军覆没!

乔舒看呆了,这世上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功夫?

“噗!”

可再厉害又怎么样?

白衣男人吐了一口鲜血,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机会来了!

乔舒从身上摸出一块丝帕,遮住自己的脸,朝他走了过去。

白衣男人很警惕,听到脚步声,立刻握紧剑柄,想要站起来,却浑身乏力地又倒了回去。

“什么人?”

男人的声音又低又磁,十分有辨识度。

乔舒二话不说,直接扑了上去,一边扒他裤子,一边说道:“帅哥,对不住了,我也是迫不得已。你放心,我会付你酬劳的!”

男人意识到她在做什么的时候,浑身的青筋都暴凸起来:“女人,你找死!”

他真想一掌拍死了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奈何身中剧毒,刚刚又消耗了他最后一点玄力,此时根本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

“你忍忍,很快就好了!”

乔舒安抚着他,自己却忍不了了。

身子像被撕裂了般,疼得她尖叫起来……

面具下,萧风绝一双锐利鹰眸此时阴沉的可怕,完美俊脸轮廓紧绷,周身释放出冰冷渗人的寒气。

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究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的身体猛然僵住,一向厌恶女人的自己,居然在这一刻没有感到厌恶!

二十年来,这是头一遭。

这个发现让萧风绝既愤怒又惊喜。

那一双漆黑眼眸,紧盯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像是星辰大海,要把这个女人吞没在黑暗中。

“嗯,好难受,你倒是动一下啊!”

乔舒身体内像藏了一团火球,几欲爆裂,她难受地扭动着,却让萧风绝闷哼一声,漆黑的眸子越来越深邃。

“女人,你记住,招惹了本尊,这辈子都休想逃出本尊的手掌心!”

低沉缓慢的声音,从萧风绝的喉咙里慢慢吐出,蕴含着让人不寒而栗的狂暴……

第2章 劫色又劫财

乔舒从不知道,干这种事会这么累这么疼,浑身跟散架了一样。

白衣男人明明被她压在下面,可攻击性却依然这么强,好在他终于体力耗尽,昏睡了过去,否则她还真的难以脱身。

不知道面具底下的他长什么模样?

手刚伸出去,又立刻收了回来。

算了,反正以后不会再见面了,她不知道他长什么模样,他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就当是做了一场梦,这样挺好!

不过,劫了他的色,总要付点报酬吧?

乔舒摸了摸身上,发现这具身体真是穷到家了,身无分文!

不行,得找他要点报酬才是!

摸遍了他身上,发现他虽然衣着华丽,却也是个穷光蛋,身上一两银子都没有,唯一值钱的东西,就是挂在他腰间的一块金色令牌,纯金做的,应该能卖不少钱。

拿了令牌,乔舒迅速逃离现场,刚走了一段路,就感觉头痛欲裂,脑海中忽然灌入无数的记忆,那是完全属于另外一个人的记忆,像电影片段,一幕幕在她眼前飞掠而过。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穿越了!

她原本是21世纪古武世家的唯一传人,刚继位不久,就遭族人逼迫交出《素问书经》,她不甘受辱,跳崖自尽,玉石俱焚,没想到魂穿到了这个陌生的地方……

现在的她,身处一个叫云天大陆的架空世界,而她,是东晋国乔家的大小姐――乔舒。

记忆中,乔舒喝下了一碗莲子羹,随后失去了知觉,等她醒来时,就看见那个奇丑无比的男人想要强暴她,她为保清白,撞墙自尽,而亲手将莲子羹送到她面前的人,正是乔舒的继妹――乔曼卿。

头越来越痛……

乔舒察觉到不对劲,乔曼卿给她下的药恐怕不是单纯的春药那么简单,这药还有后劲!

她眼前一黑,昏倒了过去。

“啪!”

又是一个巴掌甩过来,这一次,乔舒整个人被打飞了。

卧槽!

这些古代人打耳光打上瘾了吗?

她再次睁开眼,却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先前的房间,不同的是,这次房间里乌怏怏地站满了人,个个像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她。

“乔舒,你做出此等有辱门楣的事来,你对得起乔家对你的栽培吗?”率先说话的是一名穿着华贵的妇人,她是乔舒的继母李氏。

乔舒皱了皱眉,刚要说话,扑通一声,丑男跪在了旁边:“二夫人饶命啊,是大小姐勾引小人在先,小人一时把持不住,才会做出糊涂事来……”

就他这副尊容,还有人勾引?

鬼都不信!

这时,又是扑通一声,另外一边又跪下一人:“大小姐,您快跟二夫人认错吧,您也是因为太寂寞了,才会让奴婢去约赖大子来您的房间。”

乔舒眸光一沉,冷冷地扫向贴身丫环柳叶,眼神如刀,又似一道闪电划破虚空。

丫环的这番话,坐实了她与丑男的歼情,其心可诛!

丫环接收到她的目光,冷不丁打了个寒战,总觉得小姐好像哪里不一样了。

继母身旁的一名年轻女子开口说道:“姐姐,下个月就是你和王爷大婚之期,发生这种事,你让王爷颜面何存?”

她又楚楚可人地望向一旁锦衣华服的男子:“王爷,姐姐也是一时糊涂,才会铸成大错。您就原谅她这一回,我相信姐姐一定会改过自新的。”

呵,被人戴了绿帽子,还原谅?

这话分明是在提醒对方,千万不要原谅她!

真够阴险的!

继母接着继妹的话道:“王爷,是妾身教女无方,乔家的男人都去外面征战了,老夫人和大夫人又去了白龙寺礼佛,为乔家祈福,是我这个继母没有把大小姐调教好,妾身有罪!”

母女俩一唱一和,算是把她的罪名板上钉钉了。

乔舒全看明白了,这些人早就串通好了,要在她面前演一出戏,不对,是要在她的未婚夫睿亲王面前演一出戏,目的就是毁了她的这桩婚事。

而她的这个未婚夫,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她一眼,只是冷漠地站在那里,事不关己。

最后,他才冷冷说了句:“事已至此,你就等着接休书吧!”

说罢,他转身就要离开。

乔舒连忙喊住了他:“等一下!”

开玩笑,乔家的男人们都出去打仗了,老夫人和她的亲娘又去了白龙寺,一去就是大半年,她若是继续留在乔家,非被这对母女搞死不可!

所以,她必须自救。

“当年订婚之时,王爷的母妃曾送了一块玉佩作为聘礼,我前些日子将它送去了青慈庵开光,既然王爷决定解除婚约,还请王爷派一辆马车送我去青慈庵,我亲自将玉佩取回,送还给王爷,从此以后你我便再无瓜葛……”

睿亲王脚步一顿,沉默片刻,一言不发地走了。

乔舒却知道,自己这条小命算是保住了。

第3章 你是我爹爹吗

六年后……

清晨下了一场大雨,天阴沉沉的,山路之中,两辆华丽的马车一前一后,徐徐而行,还有一队甲胄披身的骑兵,前后护卫。

行至山路中间,马车倏然停了下来。

“福叔,发生什么事了?”为首的一辆马车中,一道低沉的咳嗽声传了出来。

福叔自马车的车辕跳下,对着马车的车帘躬身一拜,慈祥的面孔上尽是恭敬之意:“公子,前方有一孩童,嘴里喊着救命,好像遇到了什么危险……”

他的话音落下,便听到孩子的叫喊声:“救命,救救我,有人要追杀我!”

一只白皙清瘦的手,缓缓自马车内伸了出来,人还未见,那道低沉的咳嗽声又再传出:“让他过来。”

福叔领命,走上前去,看到了被侍卫们拦截的孩子,一下子就被孩子俊秀的面容给吸引住了。

只见他小小的身板,个子不高,身上背着一只小小的包袱,怀里抱着一只浑身黑色毛茸茸的小兽宠,年龄在四五岁,却有着一张仙童般稚嫩可爱的脸蛋,尤其那双眼睛黑溜溜的,格外有神,轻轻一眨,仿佛会说话一般,灵动鲜活极了。

福叔年逾五十,大半生见过的孩子岂止数百,还从未见过如此俊秀灵气的孩子,若是被人杀了,着实可惜。

“孩子,你跟我过来吧!”

福叔领着孩子,来到马车前,躬身道:“公子,人带到了。”

马车的帘子掀开了一个角,露出一张略显惨白的病态的脸,他的眉眼淡淡,凤眸微微狭长,谈不上十分英俊,可是只要你看着他,就会自然而然被他身上那股与生俱来的高洁清华的气质所深深吸引。他一身月白色的长袍,款式朴实,质地却是一等,穿在他的身上格外合身飘逸,不染尘纤。

万俟云轩仔细打量了孩子一番,平静无波的眼眸中闪过一道光泽,他迈步走下马车,蹲下身来,摸了摸孩子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乔沫沫。”孩子一脸的天真无邪。

万俟云轩又问:“谁在追杀你?”

乔沫沫歪头想了想:“是……一个女魔头!”

万俟云轩掀了掀眉:“她为何追杀你?”

乔沫沫委屈地嘟了嘟嘴:“我要找爹爹,可她不让我找爹爹。”

福叔闻言,忍不住插话道:“阻止骨肉相见,这女魔头心肠竟如此歹毒!”

万俟云轩淡眉一蹙,怜惜地牵起孩子的小手,发现他小手冰凉,身上的衣裳被雨水打湿过,尚未风干,他平静如镜面的眼波泛起了层层的涟漪,一股温和的玄力泛着莹莹的紫光,顺着他的掌心,逐渐进入孩子的体内。

乔沫沫只觉得一股股的暖意包围着他,这感觉好温暖、好安心,比起娘亲温暖的怀抱,他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属于父亲般有力的怀抱。

蝴蝶般的睫毛扇了扇,他眨巴着眼睛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忽然开口问道:“叔叔,你是我爹爹吗?”

万俟云轩一愣,福叔抢先说道:“我家公子尚未成亲,怎么会是你爹爹?”

乔沫沫仰着小脸,执着地又问:“那叔叔要不要做我爹爹?”

福叔额头黑线直掉,这世上居然还有自己给自己找爹爹的人,也是够奇葩的!

万俟云轩微怔了下,一丝淡淡的笑意从唇边偷偷逸出,笑意之中带着疲倦,可丝毫不影响他的飘逸出尘,好似仙人从画中走来。

福叔的眼角有些湿意,自从公子患病以来,到底有多久了,公子的脸上再没有过一丝笑意。或许这孩子和公子有缘,能开启公子紧闭多年的心扉。

乔沫沫见他但笑不语,不由地急了,从背后的小包袱里掏出一幅画:“这是我娘亲的画像,我娘亲比这画上还要美十倍,叔叔要不要考虑一下,娶我娘亲?”

第4章 她是孩子的母亲

万俟云轩哭笑不得,受好奇心驱使,他还是接过了画,刚要展开画卷,突然一个女子的声音风风火火地传了过来:“乔沫沫,你长本事了?居然学会离家出走?”

万俟云轩闻声抬眸,山路之中,一袭鹅黄的身影踱步而出。霎时间,一双晶莹深邃的眸子被这一抹倩影全部占据。

那是怎样的一个女子?

她迈着轻盈的步伐,一条简单的鹅黄长裙,掩不住她出尘脱俗的气质,却是更加凸显了那份纯净和自然,让人不知不觉中已动了心魂。

她有两道柳叶细眉和一双清澈明亮的眼睛,眉如远黛,却又透着几分英气,不似普通女子般柔似春水,却更像秋霜一般傲人、倔强。

一头青丝用一根木簪子简单地挽起,多余的发丝随意地拢在了耳后,黑白分明,衬得她如瓷般白玉无暇的耳垂更加水漾诱人。只是远远地观望,就足以让他心神微荡。

心动,也只是短短的刹那。

他的眼神黝暗了下,很快恢复了冷静和镇定,他这样身子的人,哪里有资格拥有这世间美好的事物?他自嘲地轻笑了声。

乔沫沫和怀里的小宠物见到来人,动作划一地缩了缩头,乔沫沫小脸一变,撒腿就跑:“叔叔,画像送给你了,记得来青慈庵娶我娘亲哦!”

小小的人儿,跑得还挺快,一溜烟就跑没了影。

万俟云轩拿着画像,哭笑不得。

女子欲追上去,万俟云轩拦住了她:“姑娘,他还是个孩子,你何苦与他为难?”

乔舒纳闷了,她追她的儿子,干他屁事?

挑眉将万俟云轩细细地打量了一番,他的脸色真的很惨白,可这丝毫不影响他本身高洁清华的气质,他的五官不是最美的,美的是他的气质,那是一种从骨子里透出的美,高贵而优雅,风华而飘逸,同时又结合了深沉、内敛……

这样的一个人,却身怀绝症,着实可惜了。

“公子与其关心别人,不如关心关心自己。半年的时间,实在不宜多管闲事……”

她的话,让万俟云轩眼神一震,沉吟片刻,说道:“你和那孩子什么关系?”

“干你屁事?”乔舒眉头高挑,脚下踏出奇怪的步伐,轻易就绕过了他,径直离去。

万俟云轩眼神又是一震,十分诧异,这步伐太精妙了,他从未见过,还有,她刚刚擦肩而过的瞬间,他感知到了对方的气息,武阶至少在玄帝以上,她还如此年轻,修为竟已如此之高,心底腾地燃起了一团兴奋的火焰。

他本身刚刚迈入玄尊之境,以他二十二岁的年纪达到这个境界已是天才之称,而眼前的女子最多也不过二十岁,玄气的境界却已在他之上,这说明什么?她岂非是天才之中的天才?

目送着她离去的身影,万俟云轩向来平静如波的心激荡起一片浪花。

福叔焦急道:“公子,为何放她离开,万一她把孩子抓回去,怎么办?”

万俟云轩苦笑,不是他不想拦她,而是他有自知之明,根本拦不住她,轻摇了摇头:“她不会伤害孩子的。”

福叔不解:“公子为何如此笃定?”

万俟云轩轻叹了声,缓缓说道:“就连宫里的御医也查不出我的病情,是我多年寻访名医之后,才知道自己只有半年的寿命,她却一眼就道出我的病情,还能精准说出我的大限,此人的医术绝不简单……”

他顿了顿,又说道:“医者仁心,对于我一个陌生人,她都能提醒告诫,更何况一个孩子?”

他垂首,摸了摸手中的画像,若有所思:“还有,她的身上有香火的味道,应该是从前面不远处的青慈庵而来。如果我所料不错的话,她应该就是……孩子的母亲!”

说着,他慢慢展开了画卷,只一眼,他的目光就再也挪不开了,久久地凝视着画像上的女子,她的眉、她的眼、她的唇……一笔一画,仿佛有魔力一般,牵动着他的心。

果然不出他所料,画卷上的女子正是方才的女子,不过,确如孩子所言,她本人比画像要美上十倍。

“青慈庵?”万俟云轩眼睛微微一亮,眉目愈加清朗,“今晚,借宿青慈庵。”

第5章 难道是他儿子

青慈庵?”万俟云轩眼睛微微一亮,眉目愈加清朗,“今晚,借宿青慈庵。”

——————

乔沫沫小手牢牢抱着小黑,飞奔在林间,他绝对不要被娘亲抓回去,大家都有爹爹,为什么唯独他没有?他再也不要被人嘲笑自己没有爹爹了。

所以,如果这次找不到亲生的爹爹,他就自己给自己找个爹爹,他再也不要做没有爹的孩子了。

跑着跑着,突然看到前方围了一群人,一个个手拿兵器、凶神恶煞的样子,他停了下来,放慢脚步,悄悄凑近前去,发现前方林子里有一个凉亭,凉亭里有一男一女,一坐一立,男人在下棋,女人抱剑侍立在他身侧,这些人围着凉亭,磨刀霍霍,却不敢上前一步。

“萧风绝,我们流煞帮向来与神玄宫井水不犯河水。你却大开杀戒,杀了我们流煞帮十三条人命,这笔账我们今天必须好好算算!”

“对,血债血偿!”

“为兄弟们报仇!”

凉亭里,男人岿然不动,完全当这些人不存在般,自顾自地下着棋。

女人面若冰霜,不屑地冷哼了声:“你们流煞帮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我家宫主乃是替天行道!”

人群中,有人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太好笑了!谁不知道神玄宫宫主萧风绝行事乖张,不按常理,杀人无数,乃是一代邪魔,堂堂邪魔什么时候改邪归正,开始替天行道了?”

其余众人也跟着哄笑。

乔沫沫看到这一幕,暗暗握紧了小拳头。

哼,以多欺少,真不要脸!

娘亲说过,江湖险恶,闲事莫理!

可疯爷爷却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他到底该听谁的呢?

乔沫沫抓了抓头皮,正犹豫是走是留间,突然有人发现了他,拿刀对着他:“咦,哪里来的小孩?他怎么和萧风绝长这么像,难道是他儿子?”

众人一听,哗啦啦一齐转身,全部将注意力投向了乔沫沫。

乔沫沫向后倒退一步,一双晶莹剔透的黑眼睛水汪汪的,天真又无辜,怎么也想不到会莫名其妙惹祸上身。

怀里的小黑双目一瞪,露出凶光,挥舞着小爪子,颇有要大干一场的意思,突然,一把大刀指在它的鼻尖上方,它眼珠子滴溜向里转了半圈,吓得直接昏死过去。

“像,真是太像了。”

“他一定是萧风绝的儿子!”

“抓住他!”

片刻工夫,乔沫沫就被围住了,一群人贪婪的目光紧紧盯着他,仿佛抓住了他,就可以控制住凉亭里的那个人了。

这时,凉亭里的男人终于从棋盘上抬起了头,他一身黑袍如墨,细长的眸子微挑,有着慵懒的风情,清冷的眼中,闪过绝世的芳华,就像是冰峰之上的一朵雪莲无声地怒放。

他的双瞳骤然微缩,玄气自他身周围瞬间暴涨,顷刻间侵袭整个林子,强大的威压笼罩下来,流煞帮众人手中的兵器飒飒抖动起来,个个屏住了呼吸,在他们惊恐的眼神中,墨衣男人站了起来,一步步走出凉亭。

流煞帮众人惊吓地后退,自动让出一条道来。

看着宫主行走在流煞帮帮众中间,如入无人之境,水护法美眸亮了下,看向自家宫主的眼神更加崇拜和炙热了,然而,当她看见那个孩子,她的眼神震了一震,双瞳逐渐放大,好似见鬼了一般。

这怎么可能?

她跟随在宫主身边多年,对宫主的容貌、神态再熟悉不过,闭着眼睛都能在脑海中描绘出来。眼前的孩子和宫主像极了,简直跟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差不多,不止外貌,颦眉的神态也颇为相似。

难道他真是宫主的孩子?

可是她一直都跟随在宫主的身边,朝夕相处,从来没见宫主宠幸过哪个女子?

又怎么会凭空冒出一个孩子来?

这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第6章 孩子他爹来了

萧风绝一步步走近乔沫沫,他的神色依旧,看不出任何的变化,唯有深沉如海的眸底,映着乔沫沫小小的身躯,一缕缕的幽光不时地闪烁着,逐渐形成一轮轮的漩涡。

那一夜的情形猛然倒灌入他的脑海,如浮光掠影,飞旋而过……

难道真是那一晚,无意间种下的因果,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个灵气可爱的小男孩?

否则,世上怎会有长得和自己如此相像的小孩?

乔沫沫也在看着萧风绝,他逢人就问是不是他的爹爹,已经不知问过多少人,唯独眼前这个和他长得最像,他仰着小脸,眨巴了下眼睛,软软的童音问道:“你跟我长得好像,难道你才是我爹爹?”

萧风绝目不转睛地凝视着眼前这个孩子,胸口猛然一滞,被一种前所未有的奔涌的情感所填满,他很难形容此刻的心情,震撼还在心头盘旋,他从不知道自己在这世间竟然还有一个儿子存在……

乔舒追着乔沫沫来到这里,恰好看到这一幕,她也惊呆了,视线在一高一矮的两人身上徘徊,眼底的惊愕越放越大。

这一高一矮的两人,一个俊美如神祗,睥睨天下的霸气浑然天成,一个稚嫩可爱,眉宇之间自有一股清灵和冷傲,尽管气质有异,但殊途同归,谁也不怀疑这一大一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尤其是那份如出一辙的傲然神采,和眉宇之间的神似,让人不得不惊叹!

乔舒的心脏一通狂跳,想起了那个晚上,她为了化解身上的药力,趁人之危,扑倒了那个白衣男人,不久就发现自己怀孕了,好在她借口拿回睿亲王的订婚玉佩,早早逃离了将军府,这才得以在青慈庵好好地养胎,生下了沫沫。

原以为母子俩可以安安生生过一辈子,没想到孩子的亲生父亲居然出现了!

虽然那一晚他脸上戴着面具,但他的身形和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强大气场,却是无法掩盖的,再加上他长了一张和沫沫一模一样的脸,她几乎可以肯定,他就是那晚的那个白衣男人,也就是沫沫的亲生父亲!

手心骤然握紧,乔舒的心脏快要破喉而出……

不行,绝对不能让沫沫和他相认!

沫沫是她的,谁也不能抢走他!

她手腕轻转,一把飞刀悄然落入她的掌心,然后用力掷了出去――

下一刻,人群中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有人中了飞刀,倒了下去。

霎时间,现场发生了骚乱,众人四处观望。

“谁……谁在背地里放暗器?”

“大家小心,周围有埋伏!”

“一定是神玄宫的人!神玄宫的人好卑鄙,居然背地里暗算我们!”

人群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跟他们拼了!”

紧接着,所有人都跟着高喊起来:“跟他们拼了――”

一群人朝萧风绝杀去,陷入了混战。

混乱中,乔舒抱起乔沫沫,从人群中突围,逃离了战场。

萧风绝回眸间,只来得及看到一抹清丽的背影,踏着十分诡异的步伐,越跑越远,最终消失在他的视野。

尽管只是一个背影,他的心头却涌现一股异常强烈的感觉……

是她!

她就是那个趁他体力虚弱、对他做了那种事、事后逃之夭夭、还顺走他身上一块重要令牌的胆大包天的女人!

很好,劫了他的色,又劫了他的令牌,这两笔账他要一起算!

夜空般深邃神秘的黝暗深瞳里,骤然迸射出惊人的亮光,萧风绝低浅的声音笑了起来,这个笑容充满了野性和不羁,却让流煞帮众人不寒而栗……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