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章节)爱如星火你似炎凉by糖果果在线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7 12:01

《爱如星火你似炎凉》是由作者“糖果果”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冷言熙、席幕琛之间的感情故事,她不是说愿意做他圈养的ji/女吗?他就成全她!...

爱如星火你似炎凉by糖果果在线小说阅读

第1章认清自己的身份

冷言熙爱席幕琛,哪怕爱到山穷水尽也绝不退缩。

可她低估了他的执着……

夜色旖旎。

“几年不见,夜小姐热情的真让我大开眼界。”男人的眼眸中满是嘲讽。

女人面色一僵,随后抬着头满是凄苦地看向男人:“幕琛,我知道你还在怪我一年前在你最困难的时候离开你,可是……”

“够了!冷言熙你的解释我一个字也不想听。”席幕琛毫不犹的抽身离开,阴冷的眸子,凌角分明的轮廓显得他愈发的英气逼人。

“幕琛……”

冷言熙话未说完,就听见啪了一下,席幕琛将一张银行卡扔在她脸上。

“这是今晚的嫖/资,搞清自己的身份,你冷言熙在我这就是一个低贱的妓/女。”

冷言熙看着眼前高大帅气逼人的男人,不禁悲从中来。

她和幕琛从小青梅竹马,大学一毕业就创立了四季名歌集团。

创业的路竖辛,满是酸楚,可因为有对方的陪伴,他们却很开心。

那是他们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直到一年前,公司资金紧张,而自己又查出身体异常,她瞒着他去检查,可她的病就是连津城最大最权威的医院都查不出来。

所以她选择了去国外医治,也就在她到国外第二天,头条热搜上都是她冷言熙,在他席幕琛最困难的时候携6千万巨款和野男人私逃的新闻。

她想解释,可她的身体不允许,肠胃炎,脱发,视力减退,多种迸发症接踵而来。

不得已,她只能打电话解释,可他告诉她什么?

他要和林家千金林语薇订婚了。

自己离开不到两天,席幕琛就要和林语薇订婚了!

就是现在自己想解释,他也不肯给她机会。

席幕琛最讨厌冷言熙这副仿佛全世界都欠她的的样子,明明她才是那个被背叛的人。

他用力掐着冷言熙的下巴,视线像一把利刃刺穿她:“冷言熙,记住这里就是你的下半生。”

冷言熙冷笑,清丽到出尘的脸庞笑的媚态横生:“只要秋总不嫌弃,我无所谓。”

“你就那么贱吗?”

一年前和野男人私奔,现在又甘心以这样卑贱身份留在自己身边,想不到她竟然变成了这么一个不要脸的女人,席幕琛的怒气在心中无限兹生。

捏她下巴的手力气无限加大。

冷言熙又怎么不知道席幕琛此刻的心情,只是她知道的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留下来,正好和自己心爱的男人走完最后一程。

至于一年前的真相,幕琛知不知道早已经不重要了。

他最终的归宿是林语薇。

不管是爱是恨,只要他陪她度过短暂的余生就好。

思极至此,她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媚眼如丝:“幕琛,我愿意做你圈养的情/人,不!是ji/女,只要能让我留在你身边,是什么我都无所谓。”

席幕琛冷笑,他讨厌极了眼前这个不知廉耻,在自己面前一再献媚的女人。

好啊!

她不是说愿意做自己圈养的ji/女吗?

他现在就成全她!

第2章怎样才能满足你?

“幕琛轻点。”

“轻点?轻点怎么能满足你?”席幕琛一只手将冷言熙按在梳妆台上,另一只手揪住她的头发:“看看你的样子,说你是ji/女是抬举了你!”

冷言熙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媚态十足,凄凉一笑。

曾经她一皱眉头,擦破一点皮,幕琛就紧张的不得了。

而现在他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似在一刀一刀凌迟着她的心。

可她只能接受,再痛也要留下来。

她不想带着遗憾离开。

不想自己最后的生命里没有他的痕迹。

释放过后,席幕琛嫌恶地将冷言熙丢在地上,头也不回的离开。

冷言熙感觉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后,身体的疼痛才有所缓解。

她艰难地从地上爬起来,模糊的视线看到地上掉一大缕头发,瘦弱的身体开始摇摇欲坠。

眼睛就快完全看不见。

身体里的所有器官很快就会衰竭到不能运行了,算算这个过程也不需要多久。

也许两个月,也许一个月。

或许十天,或者死亡比明天更早到来。

她用毫无血色的双手抚摸比往日稀薄的头发,也许用不了多久,头发就会掉光。

也许有一天,自己看着自己丑陋的样子,再也没勇气出现在他面前。

她含泪收拾好地上的头发后,给她的主治医生乔斯打了一个电话。

“乔斯我想知道自己还有多少日子。”

电话那边沉默了许久才说:“最多两到三个月,言熙回来吧,他的身边已经没有的你的位置了。”

又是这样的话,这样话乔斯跟她说了好多次。

她不相信,也不愿意相信。

她爱席幕琛,爱了十年,他同样的也是。

可今天她在他眼里看到的只有恨,毁天灭地的恨,她冷言熙也是人,也是血肉之躯,也希望在临死之前能从自已爱的男人那得到一丝丝温情怜悯。

隔日下午,家里来了客人。

不!

应该是这个家未来的女主人——林语薇。

林语微一身红色连衣裙,妖娆又性感,摆首弄姿的模样没有几个男人能把持得住。

林语微看到冷言熙惊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就在昨天晚上她听到有人说,席幕琛从机场带回来一个女人。

只是没想到,这个女人会是冷言熙!

想不到她还能回来!

“林小姐好。”冷言熙脸上挂着温柔得体的笑,心里却失落极了。

席幕琛还是爱上了别的女人。▽^@)ノ 娃( ͡° ͜ʖ ͡°)✧娃✧*。٩(ˊωˋ*)و✧*。整ヾ(≧∪ ≦*)ノ〃理 (-^〇^-)

他们十年感情成了过去式。

可那又怎么样?一年前是自己离开的,现在林语薇是他的未婚妻,她来质问,甚至是羞辱自己,自己都不能说什么。

“林小姐,喝点什么?”

“冷言熙,想不到你还有脸回来。”林语微气的脸色发白。

自己费了那么大劲,弄来她和野男人私逃的证据,给自己制造机会。

想不到席幕琛依然忘不了她,现在还瞒着自己金屋藏娇。

不!这次决不会给冷言熙翻身的机会!

林语薇死死地盯着冷言熙一会儿,才重拾冷静,“给我一杯开水。”

“好,林小姐请稍等。”冷言熙语气恭敬挑不出一丁点儿错处。

第3章给她道歉

林语薇看着在自己面前婑一下大截甘心端茶递水的冷言熙,得意极了。

前女友又怎么样,现在自己才是幕琛要娶的人,而冷言熙的存在永远上不得台面。

林语薇伸手接过水杯,可就在下一秒——

“啊!冷言熙你想烫死我吗?”

林语薇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动作太大,开水洒在了她的手上。

冷言熙也被泼到,她的眉头皱了一下。

她知道这是林语薇是故意。

但她不在乎林语薇的耍手段,她在乎的永远只有一个席幕琛。

所以她不解释更不想争辩,转身往楼上走。

“冷言熙想不到你这么歹毒,你是在怪我和幕琛在一起对吗?你别忘了一年前是你自己和野男人私奔丢下困难时期的幕琛的。”林语薇的手红了一大片,眼泪一直在眼框里打转。

“我没有。”冷言熙停住脚步,闭了闭眼帘,浓而密的睫毛投下大片阴影,像扇子般极好看。

“没有?那好端端的水杯怎么会打翻?这就是你故意的,你在报复我和幕琛在一起了!”林语薇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珍珠不断的往下掉。

“那你就这么认为!”冷言熙无奈的耸耸肩。

林语薇气急了,伸手去拽冷言熙不让她走,可下一秒就双腿一软跌倒在地上。

“冷言熙你是看我没被烫死,现在又想摔死我吗?”她抬着头,满脸委屈地质问冷言熙。

冷言熙冷笑:“林小姐不去当演员可惜了。”

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挣开她,是她自己松手的。

林语薇确实是席幕琛要娶的女人,不过这也并不代表她可以任意设计陷害自己。

周围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是席幕琛。

那个曾经湿润如玉的翩翩少年,此刻正用冷如冰霜的眸子看着她。

恍然间她明白了,原来是林语薇在做戏给他看。

“幕琛。”林语薇见到席幕琛,哭的愈发的凄惨,从地上爬起来故意将红肿的双手伸到席幕琛的面前说:“幕琛,你总算回来了,刚刚她用开水泼我,还说我的未婚夫是她用剩下男人,她还说……”

“还说什么?”席幕琛的眸子很冷,像是能把周围的一切都给冻结。

“还说我是第三者,是我抢了你,可明明是她一年前拿着你的钱和野男人私奔后,我们才在一起的。”

席幕琛唇角上扬,勾起一抹冷漠的孤度走向冷言熙:“冷言熙你不要以为我让你留在这里,是对你余情未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不是,我只是想看着曾经背叛我的人过的生不如死!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生不如死?

这几天到处都是他要和林语薇订婚的消息,现在听他这意思即使他已经有了未婚妻,也绝不允许她离开自己?

他恨她,已经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可她爱他,死在他身边,对她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席幕琛看着冷言熙眸子微眯,想不到她对自己的半分愧疚都没有,这个时候还有心思笑?

他的手突然松开,视线落在林语薇红肿的双手上,“给她道歉。”

林语薇得意的笑了起来。

“不是我,是她……”

“我让你给语薇道歉!你聋了吗!!”

冷言熙看着席幕琛一言不发,而席幕琛的愤怒却已经到了极限。

“道歉!冷言熙你听不懂人话是不是?!”席幕琛咆哮。

“好,我道歉。”冷言熙突然间明白今天的事他不会轻易罢休。

林语薇走了过来,挽着席幕琛的手臂,半露的胸脯压了过来,香艳极了:“幕琛,手好痛。”

“道歉,这是最后一次。”席幕琛并不理会林语薇,视线始终在冷言熙身上。

“对不起。”

“大声点!”

“对不起!”

“给谁道歉?”

冷言熙的声音已经很大了,可席幕琛就是不满意。

“咚”的一声,冷言熙跪在了地上,“林小姐对不起,我不该用开水泼你,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

说完她重重的几个响头磕在地上,额头撞破了,鲜血流淌在本就消瘦的脸上,十分狼狈刺眼。

“现在满意了吗?”她抬头望着他,眼中满是凄苦倔犟不甘。

在自己的生命的最后时刻选择留在他身边,没想到会这么难。

一个想赶自己离开,另一个拼命的给她难堪。

难道真的不应该留下来吗?

席幕琛看着此时的冷言熙突然觉得心烦意乱,他移开视线拉着林语薇上楼。

冷言熙看着不愿再和自己多说一个字的席幕琛,眼泪砸了下来。

席幕琛拉着林语薇上楼,上楼干什么呢?

不用多想也明白。

她用力抹掉眼泪站了起来,望着眼前无比熟悉的一切,感觉有一张无形大网正在收拢,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席幕琛终究是爱上了别的女人,心中已经没有了自己的位置。

楼上传来女人的低呤。

这声音令人无限暇想,她双手用力的按住胸口的位置,可仍然感觉心像被烈火燃烧一般尖锐的疼了起来。

最终冷言熙落慌而逃。

一个人形影单只的走在大街上,望着漆黑的夜空,感觉自己像个无家可归的孩子。

有微风拂过,她感觉无比的冷,血液都似在凝结。

她蹲在地上放声痛苦了起来。

她只想自己余生是和自己心爱的人度过,难道就这小小的愿望也实现不了吗?

她也是人,会流血会流泪,很快就会死去。

为什么老天却在给自己疾病的同时,又夺走她的爱人呢?

难到她冷言熙真的就不配得到幸福吗?

真的就不配吗?

她哭着哭着就感觉有一只手伸了过来:“再难过,他也看不见,感受不到,你又何必……”

这声音很熟悉,一起生活了一年她又怎么不熟悉呢?

“乔斯。”冷言熙抬头,就看见一个就带有法国贵族气息,长相英俊绝伦的男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我不放心你,不过你今天的行为确实不能让我放心。”乔斯修长的手指拂过她额头的伤口。

冷言熙苦笑:“我这种人早死晚死又有什么区别呢?”

乔斯又怎么不明白她指的是什么。

他将冷言熙扶了起来:“走,我带你去收拾一下。”冷言熙如同木偶一般任乔斯将她带走。

到酒店他们聊了很多,可冷言熙仍不肯离开津城。

清晨,乔斯想陪冷言熙想去楼下走走,散散心。

她不肯,乔斯拉着她往外拽,一不小心,她就跌倒在乔斯怀里,乔斯顺势搂住她开了门。

第5章就凭你碰我的女人

可在酒店房门打开的那一刹那,一张熟悉且无比愤怒的脸出现在了冷言熙的面前。

席幕琛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席幕琛死死盯着眼前亲密拥抱的两人脸色铁青,自己因为放不下她找过来,如今这些担忧都成为了笑话!

成了笑话!

“幕琛,不是你看到的这样的……”冷言熙慌乱地挣开了乔斯的怀抱,一直不停的摇头解释。

“冷言熙这个时候了你还在骗我吗?”席幕琛一把将她从乔斯身边拽了过来。

乔斯拽着冷言熙的另一只手怎么也不肯放开,“放开她!”

席幕琛的眸子很冷,像是下一秒会挥刀杀人。

一年前就是这个男人和她私逃的,现在他们还在一起!也许一年前的账是时候算了。

思及至此,他一脚踢在乔斯的肚子上,乔斯退了好远,同时也放开了冷言熙。

“你疯了,你凭什么打人?”乔斯怒吼。

“就凭你碰了我的女人。”席幕琛将冷言熙拉到他的身后,扑了上去。

冷言熙从身后紧紧地抱住他:“别打了,我们什么也没做!”

席幕琛停了下来,死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

“言熙,你别怕他,我们就算做了什么也是合法的,我们是夫妻。”乔斯语出惊人。

六月惊雷也不过如此,席幕琛告诉自己,也许是自己的耳朵幻听了。她怎么会和一个法国男人结婚了?

冷言熙愣住了,她没想到乔斯会把这件事说出来。

猝不及防说出来了,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结婚了,呵呵,你们怎么会结婚呢?”这不可能的,冷言熙怎么会结婚呢?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我们一年前就结婚了,不信你可以去查。”乔斯笑的胜券在握,他赢了他不是吗?

“乔斯,为什么你要把这件事说出来?为什么?”冷言熙质问。

明明说好了的,这件事永远不会让席幕琛知道。

“席幕琛要订婚了,他很快就是别人的丈夫了,言熙你醒醒吧!”乔斯大吼。

她的日子不多了,先前告诉她还有两三个月,都是骗她的。她的全身各个器官坏死,最多只能活一个月。

但事无绝对,也许这个时候带她再多跑几家医院,或许能查出病因。

那样她也就还有机会活下去。

而不是用有限的时间,去完成心愿。

“所以说你们真的结婚了?”席幕琛眸子变的无比阴鸷,声音更像是从地狱传来一般。

“幕琛你相信我,事情并不是你想像的那样。”

席幕琛用力掰开冷言熙的手,转身一字一顿问:“你真的嫁给了他对不对?”

“是,可是我们……”事实真的不是他想象的那样。

“够了!冷言熙你凭什么认为我席幕琛会要一个已婚妇女?”席幕琛所有的怒火因为冷言熙的承认全部爆发了。

哪怕是情人也不行,他席幕琛永远不会和一个有夫之妇牵扯不清。

冷言熙看着决绝离去的席幕琛,心口一陈刺疼。

半晌,她才转头看向乔斯:“为什么要说出来,明明我们已经离婚了,和你结婚也是为了好办签证,能好好的留在法国治病。”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