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婚坎张韵含颜磊by萃蝉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09:32

《婚坎》是由作者“萃蝉”所写的一部言情小说,主要讲述了张韵含、颜磊之间的感情故事,我暗地里抓住他的手臂,那一刻我的心里有股前所未有的羞耻,因为...

婚坎by萃蝉小说阅读

第1章 堕落的第一步

毕业三年了,我样貌气质都不太差,工作上,在我妈看来,却有点高不成低不就,但她认为这些都没所谓,她和我爸发愁的是我的婚姻。

我妈是一名退休老师,平时最爱面子。以前见了人,逢人就夸自己的得意门生如何如何多,现在退休了,独生女的婚事,居然成了她被人诟病的笑话。

对于这些事,我妈是气坏了心,所以每次遇到虎妞的妈妈,回到家就会跟我爸大吵一架,内容总是指桑骂槐的,而那个槐树就是我。

虎妞勾搭到了一个香港男人,年龄虽然大了虎妞不少,长得也丑,但是胜在有钱又体贴。她也是我妈的学生,样貌品味学问样样不如我,小时候是小区里孩子的反面教材,当然,这里面确实有我妈的因素。

而她现在有了这样的归宿,虎妞的妈妈自然是扬眉吐气,每次碰见我妈必提我的婚事,弄的我妈没脾气,肚子里有千般学问,也无法施展。

就那样的肥胖男人,还不知道是几婚了呢,也好意思拿出来炫耀。我是个比较骄傲的人,对于这个事情,一直是不屑一顾的心态。而就是这样一个我不屑一顾的事,却能给我造成无尽的困扰。

那天我早起后,又看见楼下虎妞的妈妈拦住我妈要聊天,便摇摇头,想到一会儿我妈回来,少不了又是一顿唠叨,便匆忙抹了抹脸来到街上。

本来打算继续打着找工作的口号闲逛半天,然而,变故总是发生在你最不经意的时候,以最不经意的方式开局,而后强势改变你的人生。

我站在斑马线上,思绪恍惚而又迷茫,就在我迷糊的片刻,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倏地响彻在我耳边。紧接着,响起一个略带沙哑的男中音。

“你不要命了,绿灯了,你还站在这里不走?”

我还没来得及作出反应,身子就被人一把扯过,紧接着一个通红的身影便将我团团抱住。

“呀!是你呀,张韵含?你怎么这副样子就出门了呀?你这……哈哈,你是不是也太自信了?”

“你是?”

扑鼻而来的香气,加上早晨起来滴水未沾,又被她不停摇晃,我整个人有点晕。

“看看,校花就是贵人多忘事,我是蒋龅牙!”她的声音越来越低,也越来越神秘,一嘴亮闪闪的白瓷牙在我眼前不停地闪呀闪,完全看不出她曾经龅牙的痕迹。

认真地看了她好半天,我才依稀记起中学时有她这号人,貌似近视眼没了,眼皮儿拉了,下巴尖了,鼻子也挺了……

而她看我只是望着她出神,似乎有些失望。

她猛地一拉我的袖子,将我拉往一辆蓝色的跑车跟前。

“看看你,怎么回事?干嘛对我这么无感,我可是把你的名字常常挂在嘴上的哈!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表姐的朋友阿锋!”

蒋龅牙冲我挤挤眼,说着就要将我直接拖进车。

“走走走,看你一身买菜装,一定不是跟人出来约会的。不如跟我们一起去玩玩。”

第2章 堕落的第二步

“蒋……”

因为实在记不起她的名字,我的声音有些嗫嚅,而且在这一瞬间,我心里冒出了一个可怕的念头。于是鬼使神差的,我偷偷打量了一下他的跑车。

而跑车的主人,也就是那个训斥我的男人,一看我没吭声,竟阴阳怪气地说道:“哎,既然人家肯定不赏脸,我们走吧。”

我读过一些心理学书籍,大概知道他这种表现,其实是源于内心的自卑,生怕被人看不起。只是我造诣浅薄,那时并不知道他这样的人,还有什么可自卑。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瞬间想了太多东西,我突然一阵头晕。我发誓我不是故意的,虽然前一刻,那个念头确实闪了一闪。

我急忙去口袋里摸糖块,却还是险些一头栽到那个富二代的车前。

刹那间,我只觉得头晕更严重了,眼睛有些睁不开,耳朵里清晰地开始轰鸣。

我血糖偏低,因为长期吃素。

“喂,张韵含你真的假的?你还能站起来吗?你这吓人呢,阿锋,你看这怎么办呀!”

蒋同学大惊失色,在我耳边不断嚷嚷着。

而我只觉得这两人聒噪得可以,只是想说话却怎么也没力气出声。

那个男人见此情形,低沉道:“你知道她家在哪里吗?”

“大约在书香苑那边,她妈以前是我们的三中初中部的老师,书香苑那边有三中老师的住宅宿舍区。”

“那行,你先自己打车过去吧,我送她回家。”

男人的声音嘶哑,但是音色还算可以。

或许是听他说送我回家,我对他的声音能接受了,他说的每一个字也都清晰地入了我的耳朵。

我想站起来,跟他说不用了,我只是低血糖一会儿就好。

可是,他却强行过来,一把就抱住了我,并把我往他的车里塞。

此时,周围似乎已经围了一大圈人,不远处隐约有警车的鸣笛。

我不知道这男人为什么要送我回家,只能费劲地睁开眼,想问问他。

却听见交警问道:“怎么回事?”

“不知道,交警同志,好像是碰瓷儿的。”

结果他此言一出,围观的人纷纷炸了锅。

路人的不分青红皂白,让我心里一片慌乱。但是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男人居然也一本正经地对众人这样解释说:“交警同志,我真的只是正常行驶,没有闯红灯,这位小姐就突然冲过来,贸然抱着我的车门了……”

这欲盖弥彰的手段,让我始料未及。

好歹我跟刚才那位蒋同学还是旧识,而他跟蒋还认识。我刚刚清醒一点,却再一次急火攻心,头似乎更晕乎了。

交警似乎也发现了异状。

“小姑娘,你能自己站着吗?”

我看了他一眼,强忍不适,硬是手撑着车门站住,浑身都是汗。

也许是看出了我的不适,那位中年的交警很有经验地问我,“你要不要去医院?有没有家人的联系方式?”

我根本没办法回答,这时候那个男人走过来说:“交警同志,这事跟我也有一些关联,我送她去医院算了。”

第3章 身不由己

交警似乎记下了他的车牌号,我心中莫名舒了一口气,被他扶进了车。

在医院简单问诊后,一觉醒来时,居然还没有到中午。

病房里,那个男人还在。

不停地摁着手机,手里夹着一根烟。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居然在这个病房里公然就抽起了烟。

我没理他,下意识地讨厌这男人的调调。

“美女,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见我醒了,斜瞥了我一眼,继续问;“这年头,不是没有人往我车上撞,不过像你演技这么好的,还是第一个。说吧,你想要什么?”

我心里轻笑,轻轻转过脸,静静地看了他一眼。

国字脸,浓眉,脸部线条硬朗,一看就是一个身居优越地位,极端自以为是的人。

“听不懂你的意思。”

我冷淡出声。

“装失忆?行,有你的。”

男人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直看得我心里别扭又不自在。于是有个念头就闪现在了我的心头。

“你看上我了?”我看着天花板说。

然后我沉静地抬起头,盯着他那金属袖口,余光飘到了他的鞋上,铮亮无灰。这个男人看来不光是有钱,生活细节也很讲究。手指指头有些泛黄,有抽烟史,烟瘾可能有点大,但是见我醒来,就自觉站到了窗口……

有一定的涵养,也骄傲无比。

或许,这样的男人不会轻易爱上一个人。不爱,就不会纠缠。这样的结合或许,是心理学中最安全也是最稳固的关系角。

没有爱,就没有伤害。

就在我心里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男人却“嗤”地一声,打断了我的思绪。

“有点意思。不错,你成功激发了我的兴趣。”

我又看了他一眼,对他冷笑了一下。

“是吗?那你接下来,要怎样继续你的这份兴趣呢?”

我话刚说完,男人就哈哈大笑起来,以为自己很爽朗。

不知道是不是对这人有了动机,或者说是我对他有了企图,此时,我只觉得他是那样的俗不可耐。心里便不禁有些犹豫了。

“这要看你怎么玩儿了,美女。”

怎么玩儿?我一听他这样说,心中莫名一阵慌乱。

天知道这么多年来,我为什么从来没跟人玩过感情。我顿时发了呆。

“走吧,医生说你就是低血糖,没什么大事儿。我先送你回家。”

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有耐心,我觉得我有点小看他了。

单薄的毛衣被他轻轻揽在手臂上,而我看着他伸手过来扶我,心里不由自主地便开始计划着,回到家,要怎样利用他这一张有利的王牌。

够有钱,外形也行,目前看来也够风度……

我觉得我今天就应该钓住他才对,让他成为我的挡箭牌先。

临近我们小区的时候,我还在出神,看到他意味深长地看了我好几眼,我终于犹犹豫豫地开了口。

“你一会儿能送我进家门吗?”

“喲?你这是变相的邀请?呵呵!你要是不介意我们节奏这么快,我更不介意啊!”

第4章 得到之后

这人精明中带着圆滑,明明对我有企图,却说得那样理所当然,一下子就把利益得失摆得很清楚。这应该是混迹商场的人的职业病。坦白说我不太喜欢这种方式,一点也不浪漫。

但这种方式似乎又比较有效率。

家门就在眼前,我得尽快跟他达成协议。

“你今天把我送到医院,我很感激。所以,既然你都好人做到这个份儿上了,那就陪我演一场戏,我……”

我说完,只觉得口干舌燥,有点怯意。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当我话刚一说完,他就笑了。

“你这又是什么招儿?以退为进吗?”

他调戏般地用手来握我的下巴,我想躲闪,但是我没有躲开,然后我便决定不躲了。

这样的效果,不正是我想要的么?

他握着我的下巴盯了我一会儿,突然将手里的手机快速地按了几下,往口袋里一塞,便亲密地搂过我的身子,将我扯到了他的身前。

“你放开我!臭流氓!”

我有些恼火。

“刚才还让我陪你演戏,怎么现在又装圣女了?”

他的眼中掩饰不尽的嘲讽。

“我,我会回报你的……”

远处走来了一群人,我赶紧将脑袋埋进了他的胸前。可是他却使劲地将我的头拨正。

“怎么回报?”

臭流氓,看着不是随便的人,一旦随便起来不是人。

我心里顿时不那么生气了,比起那些对你满肚子的邪念,可是表面上又道貌岸然的男人,眼前这样的男人毫不掩饰自己,倒更容易让人接受。

“我请你吃饭,或者……”

我闷闷地说着。我想说可以给他钱,可是看着他那一辆限量版的豪车,话到嘴边,又吞了下去。

这时候,一阵刺耳的声音从我身后响起,正是虎妞妈妈那一伙儿人,来的正好。

“哟,这不是含含吗?这是从哪里回来的?”虎妞妈妈说。

这时候若是他配合我,在这里帮我做一下宣传,我也能顺利造势,让我妈他们逆袭一把。

想到这里,我便皱了皱眉,回过头来,笑着打招呼。

“阿姨们好!”

“哟,这是……是含含的男朋友吧?没见过这小伙子呀,这下子你妈可得高兴坏了哦!”

这嗓门儿不是一般的大……

紧接着,一个阿姨更是大惊小怪地,张嘴就喊:

“含含妈妈,含含妈妈,你家女婿来了!”

我赶紧看眼前那个男人,果然,刚才还主动搂紧我的男人,此时眉头紧锁。

我知道他一定是不喜欢这种被人利用的感觉。

他笑着看了我一眼,嘴角扯出一丝漫不经心的笑,然后轻声道:

“你故意用这手段钓我,真难为你了。”

是了,我突然发现自己太忽略他对女人的戒备心了。他怎么会随便就配合我演戏呢?

“对不起,我也是没有办法,谢谢你帮我……”

我低着头,冷漠地笑起,心想你这阅尽千帆的色狼也有今天?

“哦?是吗?若你真的只是让我帮忙,何必这般费劲呢?并且,你也要知道,我帮你的酬劳,你不一定付得起。”

男人嘴上这么说,眼中的嘲意也越来越明显。

哼,在我家门口,你又能怎样我?

第5章 噩梦的序幕

我想着想着,心里竟轻松了不少。

“放心,我对你没有一丝企图。运气好,你可以吃到我妈的红烧肉,那就是我给你的酬劳。”

我打定了主意,纠缠着他陪我演好这一场戏,顿时精神也越来越好。

不远处的那一群大妈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神神秘秘。就连不远处小区的门卫们也眼神不分明。

刚刚叹了一口气,就见书香苑的小广场上沸腾了,然后就看见我妈急匆匆的身影。

“刘老师,刘老师,这边,这边。你看你家含含多争气哦,给你找了一多好的女婿,真羡慕你啊!”

我心中非常失望难过,但是又有些该死的得意。

“呀!真是我家含含!”

我妈看清确实是我,连忙被一群人簇拥着,齐刷刷跑了过来。

然后,我就看到我身边的男人眼神变了,甩手就要离开。

“哎,你别走!求你了……”

我暗地里抓住他的手臂,那一刻我的心里有股前所未有的羞耻。

刚刚一直用所谓的骨气伪装起的清高,在这关键时刻看到他转身要离去,我终于如同一只可怜的小狗,放下了我所有的尊严,对着他摇尾乞怜。

“哎呀,含含呀!你早晨出门也没带手机,也没吃饭,妈妈都担心死了。怎么跟朋友出去,也不跟妈妈说一声呢?”

听着我妈热络地招呼,眼睛不断地往我身边的男人和他的车上瞟,我满心凄凉,只能低沉“嗯”了一声。

可是,我没想到的是,阿锋竟然在此时跟换了一个人一样,转身就跟我妈打起了招呼。

“阿姨好!阿姨们好!”

阿锋从善如流,冷然看了我一眼,似乎要暗示着我什么协议。

“好好好,含含这孩子,出门也不换一件像样的衣服,真是……”

我妈从来没有今天这般谄媚过,更从没见她这样兴奋过。

“我觉得含含她怎么都好看。”

阿锋说着,手臂伸过来,再一次将我轻轻揽了过去。

看着我身旁那再一次拢来的手臂,再看看我妈那样一张幸福的脸,我心底如同坠到了万丈深渊,不知名的一阵恶寒。

“刘老师,女婿回来了,你快回去了啦,就别在这里拉呱了哦。快回家给你女婿做好吃的吧!”

一群阿姨眼中都是羡慕,我妈更是扬眉吐气,如同中了十亿大奖。

我低下头,掩饰掉满心的烦,却无意间远远瞧见了在小广场的那一端,站着一个熟悉而又高大的身影。

是颜姨的儿子,颜磊。

小时候跟我一起长大,因为动不动就喜欢哭,气得颜姨让我们都一起喊他“阿悲”。

他一直暗恋我。

阿悲从小爱打架,没上几天学,就辍学了。继承了颜姨的好相貌,长得高大英俊,只可惜常年送矿纯水,好相貌也被一身的臭汗和尘土淹没了。

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是在小时候的绘画班。全班就数他画的最好,出于崇拜的心态,我主动和阿悲搭话,夸他画的好好,不料他面红耳赤,却骂了我一句“滚”。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