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结局)绝顶小刁民by陌路诗人在线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2:31

“刘宝、李春杏”是《绝顶小刁民》小说主角,刘宝算是一表人才,考大学落榜之后就回到家里务农,可是他不甘心,有自己的想法,不过刘宝和村里的李春杏有着什么样的感情故事,如大家喜欢就来阅读吧。

第一章 偷窥

湛蓝的天空上挂着火球一般的太阳,肆意的释放着它的热度,热的人烦躁异常。此时没有一点的风,地面上升腾的热气都能看的见。

“呸,这狗日的日头,照的老子头晕眼花。”

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口水,刘宝心里才好受一些。他刚从村部出来,心情郁闷非常。本来他以为自己能顺利的当上四队的队长,没想到那位置被二赖子给抢了去。

刘宝今年刚好二十,长的倒也算是一表人才,考大学落榜之后就回到家里务农。不过他却不甘心一辈子干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儿,毕竟是念过高中的人,他有自己的想法,想要从政。

对于农村人来说,想要当官无疑只有两种方法。要么就考上名牌大学,然后进政府部门工作。

要么就是从村干部干起,一点点的往上爬。名牌大学是没指望上了,就算刘宝想要复读家里也供不起了。

那就只剩一个办法,就是先去村里当干部。本来刘宝对这个小队长的职位是势在必得的,没想到二赖子却当上了队长。

越想刘宝就越郁闷,不仅骂那二赖子抢了他的职位,也骂村长那厮不办人事。为了能当上这个队长,刘宝给村长足足送了一千块钱的礼,那可是他家一年的口粮钱,想想刘宝都有些心疼。

“不行,不能让那狗日的村长白拿了钱,我得找他去。”

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刘宝转过身来又朝村部走去。他家本来就不富裕,那一千块钱可以说是他家所有的积蓄了。既然当不上这个队长,那就得把钱给要回来。

此时村长已经不在村部了,刘宝扑了个空,随即刘宝就直奔村长的家。既然村长不在村部,那肯定就是在家了。

但到了村长家门口刘宝见大门紧闭,心里便升起了一丝狐疑。

“恩这孙贵生跑哪去了难道去二赖子家喝酒去了”

想想很有这种可能,这孙贵生让二赖子当了队长,二赖子肯定得请他喝酒呀。就当刘宝转身要走的时候,忽然听到里面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而且还是那种比较销魂的声音。

“次奥,这特么大白天就干那事儿,也不怕把他下面给磨掉皮了。”

虽然刘宝还是童男身,不过他也知道村长此刻在家里在干什么呢。嘿嘿笑了一声,刘宝心想你个孙贵生收了钱不办事儿,那我也让你办不成事儿。

想到这里刘宝就使劲踹门,一边踹一边还大叫着村长。

“哪个日不死的大白天踹我家的门,还叫唤的那么大声,嚎丧呢啊。”

刘宝踹了老半天,院子里才想起孙贵生的咒骂声。随即刘宝便听到脚步声朝这边走来,门闩也被拉开。

“小王八崽子,大白天的你跑我家踹啥门呐”

一看到门口站着的刘宝,孙贵生的脸就拉了下来,不过刘宝却笑嘻嘻的看着孙贵生,说道:“叔,我来是想问问队长的事情。”

眼睛往孙贵生家屋里一瞟,刘宝看到一个白花花的人影。虽然没看清楚是谁,不过刘宝能肯定那女人肯定不是村长的婆娘。

“队长不是定了二赖子了吗,还有啥问的。等下回再有这职位我肯定给你留着。”

一听刘宝提起这事儿孙贵生的脸色也缓和了一些,毕竟他收了刘宝一千块钱呢。此时的刘宝已经忘了要钱的事情,只顾想着屋里的女人到底是谁。

“行了刘宝,我还有事儿呢,这事儿以后再说。”

孙贵生说完就不再给刘宝说话的机会,“咣”的一声把大门给关了,随即转身就进了屋子。

“嘿,这个孙贵生居然趁他老婆不在家搞别的女人,这王八蛋可真是个骚包。”

这时刘宝才想起来村长的婆娘一早就去乡里赶集去了,肯定不会这么早就回来。

现在刘宝就想知道被村长骑的女人是谁,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刘宝翻身就爬上了村长家的墙头,而后一跃就到了他家的院里。

“村长,刚才是刘宝吧,那小子可真不知死活,屁大个年纪就想当队长,可真是笑话,哎呀你轻点。”

刘宝刚走到窗子跟前,就听到屋里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探头一看,刘宝就看到二赖子老婆张巧梅光着身子趴在床上,而孙贵生则跪在她后面奋力的干着。

“嘿嘿,就是,巧梅你这身子可真好,我是越干越来劲。”

一看到这情形刘宝就知道自己为什么当不上那个队长了,虽然他给孙贵生送了一千块钱,但人家二赖子把老婆都给舍出来了,这哪能争的过。

不过刘宝对二赖子也十分鄙视,为了当这个队长居然让村长睡他老婆。别说刘宝现在没有老婆,就是有他也不会像二赖子这么龌龊,让自己的老婆陪别人睡觉。

“娘的,看来这个队长是争不过二赖子了,不过她这老婆倒是十分不错。”

眼睛盯着张巧梅那白花花的身子,刘宝裤裆里的那根东西也有了反应。这张巧梅的身条还真不错,细腰大胸脯的,尤其是她那浑圆的大腚盘子,要是把自己的东西塞进她的妙处,那肯定会舒服的不得了。

这阵孙贵生开始是大力进攻,不过这货持久性差太多了,进攻了几下就缴械投降了,战斗力不是一般的差。

见两人结束战斗,刘宝知道自己也该撤退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墙边,刘宝翻身跳过,不过一落地却把他给吓了一跳,墙底下居然站了个人,他差点就把他给踩了。

“二彪子,你没事站这干啥,吓了老子一跳。”

看清楚了那人,刘宝顿时就松了口气。这二彪子本名唐小伟,由于脑袋缺了根弦村里人都管他叫二彪子。

二彪子一看是刘宝,裂开嘴一笑,说道:“俺姐让俺找村长领低保钱,我看村长家门关着呢,就在门口等他开门。宝子,你咋从村长家里跳出来了呢”

第二章 不讲理的女人

本来村里的低保户领钱都是去会计那领的,不过自从这孙贵生当上村长之后就一直把那钱攥在他手里,让低保户都到他这领钱,也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

笑呵呵的拍了拍二彪子的肩膀,刘宝说道:“小伟呀,我刚才是和村长一块商量点大事儿,但这事儿不能传出去,一传出去就变成坏事儿了,你家的低保钱也领不了了,这事儿你谁都不能说,包括你姐,听到了没。”

虽然不知道刘宝说的是什么事儿,但二彪子一听到说要是传出去连低保钱都领不了顿时就点了点头。

“宝子你放心,这事儿我谁都不告诉,我姐也不告诉,我听你的。”

“恩,这才是我的好哥们,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虾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一想到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

“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

“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

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

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

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日不死的骚娘们,真特么的能耍无赖,等有一天老子非得骑了你不可,到时候往死里日你,日的你哇哇大叫。”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前凸后翘的,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第三章 村长家的婆娘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

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光屁股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的腚眼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

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

“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被她那饱满的胸脯给顶起来老高。而且这娘们走路愿意扭屁股,扭的那叫一个浪。

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婶子赶集回来了啊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说道:“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婶子听着高兴,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

钱莲花一笑她那对硕大的胸脯子就不停的上下乱窜,看的刘宝眼睛都有点发花,裤裆里的玩意也渐渐有了反应。

“恩,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又在钱莲花的胸脯上狠狠挖了几眼,刘宝才依依不舍的往地里走去。钱莲花笑吟吟的对他点了点头,眼睛装作不经意的往刘宝裤裆扫了扫,心里忽然升起一丝别样的想法。

整个下午刘宝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家里。吃过饭后刘宝想着还得去村长家一趟,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咋的也得要回来。

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刘宝就往村长家走,到村长家一看居然又关着门,刘宝不由得在心里大骂。

孙贵生这王八蛋还真厉害,白天跟张巧梅弄了晚上还能和自己的婆娘弄。怪不得他那东西不大,肯定是磨小的。

跺了跺脚,刘宝就打算打道回府,但就在这时他听到院子里传来“哗哗”的水声,而且还有女人哼着小曲的声音。

“次奥,不是村长的婆娘在家洗澡呢吧那可得看看。”

心里升起一阵兴奋,刘宝走到墙边,轻轻一跳两只手就扒在了墙上,随即伸头一看,见一具白花花的身子在院子里洗澡,正是村长的婆娘钱莲花。

“我次奥,这钱莲花的胸脯子可真是大,比那个张巧梅的还大了一圈。”

虽然现在天都黑了,不过月亮十分明亮,刘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此时钱莲花一边哼着小歌一边往身上打香皂,还直往她腿窝子里掏。

只是看了几眼,刘宝裤裆里的东西就变成了铁棍,顶在墙上都快把墙给顶出洞了,弄的他十分的难受。

“我次奥,哎呦。”

看了一会儿,刘宝扒着墙头的胳膊就没劲儿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个跟头,屁股坐在了一块尖石头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声。

他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刘宝知道坏事儿了,起身就想跑。不过刚才那石头把他的大腿根都给咯麻了,没跑几步他就听到钱莲花家的大门“吱嘎”一声被打开,钱莲花几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个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烦了是不”

将刘宝的身子转过来,钱莲花一看是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而刘宝则是嘿嘿一笑,说道:“婶子,我是路过,路过。”

第四章 玩意不好使了

“你路过都路过到我家墙头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这么大一点年纪就偷看女人洗澡,那以后还不得反了天”

虽然钱莲花说的话很严肃,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而且她刚才出来的急,衣服扣子也没系好,一对大胸脯正对着刘宝,刘宝一看,眼珠子顿时就直了。

“哟呵,还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胆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钱莲花微微一笑,说道:“宝子,想多看看不”

“想……”。

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说道:“你想看就去婶子家,婶子好好让你看看。”

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门栓上,笑吟吟的看着他。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顿时一惊,说道:

“婶子,你这是干啥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虽然他今天是来找村长要钱的,不过要是让村长知道自己跟他的婆娘有事儿,那他以后在村里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怕个屁呀,那死鬼去乡里了,今天不回来,宝子,你还没碰过女人吧,想不想跟婶子弄一下,让婶子看看你这玩意有多大。”

说着钱莲花伸手就抓在了刘宝的裤裆上,别看她是村长的女人,表面上很风光,但村长那东西长的太小,根本就满足不了她。

钱莲花早就想在外面找人,不过这村里的男人没几个能入了她的眼。刘宝不仅年纪轻,长的还俊,钱莲花一抓到刘宝的东西顿时就吸了口凉气,说道:

“宝子,你这东西可不一般,可比我家你叔的大多了。”

“嘿嘿,那当然,我这玩意可是绝世好棍,谁能跟我比。婶子,你隔着裤子摸我不过瘾,要不我脱了裤子让你摸”

听到钱莲花说村长不在家刘宝的胆子也大了起来,那个孙贵生收了他的钱却不给他办事,自己睡了他老婆也是合情合理。

说着刘宝就伸手抓在了钱莲花的大胸脯上,虽然她的两颗肉球已经有些下垂,但摸着手感不错,刘宝这一摸上顿时就爱不释手,大力的揉捏了起来。

“宝子,咱们进屋玩,让婶子好好的欣赏一下你的大东西。”

钱莲花握着刘宝东西的手也不撒开,就拉着他的裤裆往屋里走。一想到马上就能把村长的女人给骑了刘宝更是兴奋不已,那东西不停的在钱莲花手中跳动,弄的钱莲花“咯咯”直笑。

这大小伙子就是不一样,那东西可真有劲,隔着裤子还能在我手里跳呢,等会儿我得好好的享受一下。

“宝子,你在外面偷看我多久了是不是以前就经常跑来偷看呀”

一进了屋子,钱莲花就把自己的外衣脱掉,上身全部露出,随即又把她的睡裤给脱了,露出一个淡白色的小内裤。

“嘿嘿,以前不知道你什么时间洗澡,要是知道我肯定来看。至于刚才看了多久你出去看看你家墙就知道了,那墙都快被我给顶出洞了。”

见钱莲花把衣服都脱了,刘宝的眼睛顿时就直了,这次他倒不是盯着钱莲花的胸脯,而是她的裤裆。

这娘们那内裤薄的很,被灯光一晃就跟透明的似的,连里面的黑毛都能看的清清楚楚,刘宝顿时就使劲的咽了几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她那里看。

“女人这里你还没看过吧,今天婶子就给你好好看看,不过等下你可得用你的东西好好的捅捅婶子,要是把婶子给捅舒服了,那婶子以后天天让你看。”

一边说着钱莲花一边就把内裤给脱了下来,随即便坐到了床上,而且还轻轻的分开了双腿。

长这么大刘宝还是第一次看到女人的神秘部位,他感觉自己的呼吸好像都要停止了。钱莲花见刘宝傻愣愣的看着自己的隐秘处,微微一笑,伸手把他拉到床上,随即便开始扒他的裤子。

“你看了我半天,也让婶子好好的看看你那根东西。”

这娘们可不客气,几下就把刘宝的裤子给扒了下来。一根大鸟也一下从刘宝的内裤里弹出,差点打到钱莲花的脸上。

“我的个天,这是个什么东西”

刚才虽然摸了半天刘宝的家伙,但钱莲花却没想到他的玩意有这么大。他家那口子跟刘宝一比,简直就是小山头和泰山的区别。

伸手将刘宝的东西握住,钱莲花就感觉自己的下面如黄河绝提一般,一跨身就骑到了刘宝的身上。

“宝子,没想到你长了根这么好的东西,今天婶子可得好好的享受一番。”

扶着刘宝的家伙,钱莲花便开始瞄准,但就在她要坐下去的时候,刘宝的东西却跟散了气的气球一样,迅速的瘪了下去。

“呀这是咋了,咋还软了呢”

听到这话刘宝也是一惊,急忙低头一看,见自己的东西确实变的软趴趴的,就跟条大毛毛虫似的趴在那里。

“没事,可能是你刚才紧张了,婶子帮你弄弄。”

说着钱莲花的手就在刘宝的东西上运动了起来,刘宝直感觉自己的小腹处仿佛是憋了一团火一样,已经兴奋的不行,可那东西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直到钱莲花弄的满头大汗的他还是立不起来。

“我说刘宝,你这东西我鼓弄半天咋也不硬呢,是不是你根本就是软蛋呀”

“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你没见刚才都起来了吗你再弄弄,没准一会儿就站起来了。”

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他自己的东西他当然了解,根本就不是软蛋。钱莲花一听就又在刘宝的东西上弄了起来,又揉又舔的。

可是又弄了老半天刘宝还是没有反应,钱莲花干脆一屁股坐在床上,也不弄了,而是开始穿起了衣服。

第五章 郁闷异常

“本来还想舒服一下,被想到却遇到个软蛋,中看不中用,白让老娘鼓弄了半天。”

一边穿着衣服钱莲花一边嘀咕着,而此时的刘宝却还在拨弄自己的东西,不过不管他怎么弄那东西也没有反应,就软趴趴的趴在那里。

“行了,别鼓弄了,再鼓弄也是个软蛋。”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无奈的把裤子提上,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男人这方面不行,在女人的面前就矮一等。虽然钱莲花对他很不客气,但刘宝却没说什么,提起裤子就朝外面走去。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不行了,刚才还硬的跟铁棍似的,怎么一转眼就不行了呢。

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玩意会忽然不好使了呢。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在河里躺下,用手不断的抚摸着他的东西。

但是弄了半天还是没有反应,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怎么这东西就不好使了呢。

要是以后都不管用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

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

“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

“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日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

“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日。”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反而朝他挺了挺自己的大胸脯,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

“欠日的娘们,竟敢传老子的坏话,等老子这东西好使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李春杏你得瑟个啥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有种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脸一扬,说道:“嘿,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让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要是他那东西好使,那他肯定把这个娘们给日了。

关键是他现在东西不好用了,还真不敢把李春杏弄回家。要是让她知道自己那玩意硬不起来,肯定得满村嚷嚷去,倒时候丢人的还是他。

“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行了你赶紧放手,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东西不好使,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没想动真格的。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

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要是那传言是假的,她可就得真让刘宝日了。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

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肯定他那玩意不好使,是个软蛋。

“嘿嘿,我就说你是个软蛋,想日也日不成。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软蛋,报应啊。”

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心里爽快无比。而刘宝一听她这话顿时脸色就胀的通红,一把甩开李春杏,说道:

“李春杏你神气个毛啊有啥好得瑟的,说不准我哪天来了兴趣就真把你给日了。”

“嘿呦,那我等着,今天我把话放这,你只要敢来我就敢让你日,但我就怕你日不了,只能干着急,呵呵……呵呵。”

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哼着小歌就走了。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说等老子这东西管用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日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锄头一扔,立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头。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