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男主司徒白女主谭梦瑶小说_<肆爱冥君>小说阅读

发布时间:2018-11-08 13:00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我们已经不再满足于物质,对精神世界有了更高的追求,而读一本好书就可以丰富我们的精神世界,由柳香儿所著的恐怖灵异类小说《肆爱冥君》就是这样的一本好书,想知道这本书描述的是一个怎么样的故事么?我们一起来看看吧

肆爱冥君

推荐指数:8分

《肆爱冥君》在线阅读全文

肆爱冥君第10章 漆黑的棺材

喝下鸡汤之后,我觉得浑身暖烘烘的,精神也好了很多,便跟司徒峥说我要去看看父亲。

他以为莫名地看了我一眼,接着道:“正好今天我公司里也没什么事儿,我送你去吧!”

我笑了笑:“不用了,就是感觉有段日子没见着父亲了,有点想他,你让司机送我去吧!”

司徒峥张了张嘴,还想再劝,这个时候司徒羽却出现了,冷冰冰地道:“人家不乐意,哥你又何必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呢!”

司徒峥这个时候终于没有再坚持,只说安排老王送我去。

换上衣服出门之后,果然就看见司机老王已经等在门口了,出了司徒家的大门,我只觉得连呼吸都要畅快了不少。

我看着司机老王的后脑勺,漫不经心地道:“王大哥来司徒家多久了。”

老王哈哈大笑了两声:“你可是未来的少夫人,可不要叫我大哥了,平白的让人笑话!”

“什么笑话不笑话的,我本来也不是什么大家出生,你年纪比我大,叫一声大哥也不是不可以!”

老王点了点头:“哎呀,我说不过你,不过你私下里叫叫就算了,可千万别当着几个主子叫!”

我眸光一闪:“怎么了?王大哥是觉得司徒家的人不好相处?”

老王从后视镜里看了我一眼,见我一脸好奇的样子,也没什么坏心,更何况,我的家世根本就不是秘密,估计司徒家的每一个人都很清楚。

所以老王下意识里就对我少了几分戒心,只一脸语重心长地道:“说实话吧,我这才来司徒家三个月,平日里只白天等着有夫人小姐要出门的,帮着送送,晚上也都自己回家里去,对于司徒家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觉得少爷虽然看起来谦谦有礼的样子,可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我笑了笑:“王大哥那是没有跟他好好相处过,事实上,他这人实在不错的,温和有礼,稳重耐心!”

这个时候,我当然不会傻到见人就说司徒峥有问题。

车子开到大路上之后,我便让司机停了车,只说想自己一个人走走,约好了晚一点再在这里碰面,然后让他送我回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出来之前司徒峥专门交代了什么,老王犹豫了一下,不过还是答应了,还一再交代让我一定要在这里等他。

跟老王分开之后,我便打了车,来到了永昌路二十九号。

永昌路是一条老街,周围不少地方都建起了高楼大厦,可这里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有发展起来。

道路是青石板的,两旁的屋舍也很有些年头了,有些墙面上还有裂缝,路过的行人都会走远些,以免被落下来的砖瓦伤着了。

父亲的店正是开在这里,虽然有司徒峥的支持,可父亲开的乃是丧葬一条龙店,里面兼搭着卖棺材,寿衣,花圈,香烛什么的。

这样的店面开在富丽堂皇的商场也不合适,再加上我们也不想欠司徒家太多,便将店面选在了这里。

不大的店面里,在花圈的簇拥下,红红白白的一片,再加上那些纸人纸马什么的,让人看了平白的背后就生出了一股凉意。

店面的正中间,是一口漆黑的棺材,长年累月地放在那里,也是让顾客知道他这里有棺材卖的意思。

因为店里都是纸质的东西多,为了防止引起火灾,父亲便很注重店里的温度,即便外面三十几度的高温,店里随时也是保持着凉爽的。

可我却从来没有觉得凉爽,只觉得店里阴森森的,让人汗毛倒竖。

也正是因为如此,平日里除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否则我是轻易不会到店里来的。

每次我说起这个,父亲总是笑笑说:“你还小不懂,死人的钱可比活人的好赚多了,不管生前家里情况怎么样,到了死后,家里人都会尽量的给死去的人更多的体面,下去了要有人伺候,车子房子要有……”

因为经营着这么个店,父亲平日里对于卜卦看风水什么的也很感兴趣。

看的书多了,说起来也很像那么回事儿,有客户跟他攀谈起来,也能把客户说得一愣一愣的。

有时候我会笑他,胡说八道,可他却一脸严肃地看着我:“中国的文化博大精深,易经八卦能够传承这么多年,还未被历史掩埋是有他的道理的,你看平日里的那些当官的,经商的,越是权利高的,越是家大业大的,实际上越是迷信,越是看重这些神神鬼鬼的。”

我这才仔细想了想,的确很多公司开业,搬迁什么的,都会找人看日子,挑个良辰吉日什么的;

而大多数公司的大门必然是在公司的左边,只因左便意味着“生龙开口,金银万斗”;

身为公司老板更是注重这些,办公室里往往都会放上一两个风水摆件,以期财源滚滚。

不过父亲曾在多年前给一个年约四十的女人算过一挂,说她老公有了外遇这件事情倒是挺神的。

那女人不过到父亲店里买点东西,随便跟父亲攀谈了几句,父亲便一口咬定她老公有了外遇。

那女人回去之后便留心观察,果然真是如此,因为发现得早,那女人便早早有了打算,后来她老公不仅一分钱没捞到,还是净身出户。

我后来问过父亲,他怎么看出来的,父亲先是不说,后来我又磨了许久,父亲这才告诉我,那女人来店里买东西是因为老公的兄弟过世,要买花圈去送。

兄弟过世了老公都不来看看,可见是很忙了,可那女人又说她老公的工作是公交车司机。

司机的工作一般都是有固定的上班下班时间的,有事要调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

父亲说来说去,始终没说到重点,到了后来,干脆直接告诉我那女人付钱的时候,他在女人的钱包里看见了她老公的照片。

能够在这里来买花圈的话自然就是附近的住户了,父亲前几天曾看见那女人的老公带着一个年轻的女人慌里慌张地从门口经过。

我这才恍然大悟!

powered by 365小游戏 © 2017 WwW.lmmw365.net